此操作将在您下回登录时自动记录您的这次国家选择。如需重新切换,可通过切换国家完成。
查看: 16741|回复: 206

呼吁 2020年9月15日让我们去巴黎法庭支持刘少尧案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7 21:11:51 | 看全部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街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人街。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紫精灵 于 2020-6-18 22:21 编辑

内容: 这段时间听到特别多的就是"黑人的命 也是命",于是咱们有街友亦呼吁 "刘少尧的命也是命"是,咱们中国人的命是命,试问, 谁的命不是命? LIUSHAOYAO.jpg
现观ADAMA TRAORE家族, famille Traoré.jpg 大家看看,可以说是盗贼家族,可是,自16年去世,来自于他们自己群族的拥护一直坚持不懈,特别是,最近一次,2020年6月3日,疫情尚在肆虐下,居然聚集到8万人的******! 警察暴力.jpg 去年7月底在刘的案子被法庭宣判 "不予**" 之后,我们也在Place Republique 共和广场发起**活动,30多度的烈日下,台上台下同泪相泣, LIU SHAO YAOe.jpg 不曾放弃,不可放弃,唯有坚持,有真理的地方,自有光明!
各位亲爱的华人同胞们,不管过去多少天, 多少年,这件事情,依然会是咱们心头的痛!疫情以来,咱们海外华人被指责被骂被侮辱,咱们的孩子被人打,有些甚至被人杀害,无辜的生命无辜的遭受不幸,为什么?前段时间,93经营批发的朋友被警察骂 中国病毒,气极还嘴而被殴打刚刚不久,法国华人兄弟联救援队五名成员被一群阿拉黑人刺伤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我们是不是不够勇敢?我们是不是不够坚持?我们是不是不够团结?
如果都不是,请支持!!!




地点:巴黎四区 Cité:   Palais Justice chambre 6 pôle 7
时间: 2020年9月15日11点
  最新动态: 由于法官不顾警察证词与验尸报告不符,依然于去年7月初宣判案件不成立 而不予处理,于是, Pierre LUMBROSO律师已经让独立验尸监测报告部门介入,我们将会把最新的总结在9月份之前递交法庭!
关于案情有时间的街友们可以参考以下内容:
1 首先 特别介绍刘少尧案件律师介绍
刘少尧案子Pierre LUMBROSO 律师简介
Pierre LUMBROSO律师,犹太人,他于1991年1月宣誓就职,是 Barreau de Paris巴黎律师团律师,专门研究刑法。Maître Joseph COHEN-SABBAN和MaîtreHenri LECLERC是他的合作伙伴。他的私人律师事务所于1995年成立,他成功处理多件著名暴力血腥案件比如-l’affaire du sentier, -l’affaire AZF, -l’affaire « des Muses », -l’affaire des réseaux « Chalabi », -les deux tentatives d’évasion de la maison d’arrêt de Fresnes par hélicoptère et de la Centrale de Moulins Izeure, 还有就是l’affaire « LIU »越野事件,AZF事件,“ des Muses”事件, “Chalabi”事件,还有两次企图通过直升机逃离弗雷斯涅监狱,从穆兰·伊泽雷电站逃脱的案件,外加“刘少尧”案件,至今为止他已向**提起150多次诉讼。他目前接收负责的案件-刘少尧先生于2017年3月26日被一名警察枪杀案件,-现年75岁的B G先生在2018年期间,被闯入他的公寓寻找一名家庭成员的警察致以重伤-伊萨姆·梅克穆克先生(I M)先生于2018年在一次逮捕中被警察用枪击中大腿-贝纳拉尔先生,他于2019年因在圣.马丁运河沿岸寻找失落的伙伴而遭受警察的严重威胁*以上这些警察暴力案件都在进行中。
Pierre LUMBROSO律师写过几部著作,包括《寻求正义》,《侦查法官的合法性》,《杀人机器的监狱》,《**的自由》。 《谴责生活》”等等。
大家如果有兴趣跟踪案情,也可以自行联系 Maitre Pierre LUMBROSO Tél: 0142711208 Eamil: [email protected]

2 刘少尧案件起由至今

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21点10分,巴黎检察院刑事检察官要求国家警察监督总局对持枪非故意杀人暴力致死事件对巴黎第19区警察局的三名警察进行调查。
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居住在35号维里库里亚里(Ville Curiale)的已退休警官帕特里斯·珀帕特(P P)先生向巴黎第19区警察局报案,投诉他的邻居刘少尧先生所犯下的重重不文明罪行。
晚上20点10分
反犯罪大队被派往现场,并于当晚20点24分到达大楼脚下。
反犯罪大队出现在刘先生公寓门前的六楼,根据同一楼层公寓里的好几位邻居提供的证词,他们并没有表明身份,直接敲击大门,试图打开。
警察手持突击步枪和自动手枪,其中一支手枪没上安全环。
2017年3月27日进行的尸检得出的结论是,刘先生死于心脏和肺主动脉伤口导致的失血。毒理学专业报告显示,刘先生去世时血液中的酒精浓度为每升0.71克,或每升呼出空气0.35克,略高于该标准为每升呼出空气0.25克,但绝不能证明刘先生酒醉。
关于警方干预的情况,有两个相反的版本。
这些结论仅考虑了三名介入的警察的陈述,这些陈述被认为与他们所展现的事实不太吻合,并且没有考虑到刘先生的两个女儿的版本,以及三名警察的报告结论。法医和弹道专家的专业知识,他们指出受害人的说法与他们的发现相符。
这就是刘家一家在2019年7月15日对解雇令提出上诉的原因。
这项呼吁被要求在2020年9月15日在巴黎上诉**指令庭举行。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如果犯罪者不是警务人员,他可能会被警方拘留,接受调查,被审前拘留,国家不太可能自卫将由调查法官保留,因此,肯定会就攻击和殴打行为导致死伤而无意给予的,在巡回**下达**书。
这些事实是警察当前严重暴力气氛的一部分,所有警察失误的受害者,捍卫公共自由的协会以及该国政治反对派都谴责这种暴力。
2020年9月15日的听证会非常重要,因为它必须认识到T女士领导的指示仅是在射击枪支警官出院时执行的,并且还要采取进一步的调查措施,包括其中一名成员。必须抓住调查室,必须进行调查,以便进行调查,并可能进行公正和平的审判。




根据警察版本他们身着便衣但是佩戴着“警察”臂章。根据第三名女警察和枪击者的说法,他们正在取出他们的个人行政武器,而他们的同事,第二名警察,正用双手持G36突击步枪。
在楼层走廊里,他们听到一个男人和孩子们的喊叫声,是中文,从他们家里传出来。敲门之后并且口头宣告自己的作为警察的身份,警官们发现屋里的喊叫声越来越大。
考虑到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状况,第二个警察和射手决定在没有等待撞锤到达的情况下将门用脚踢开。
顺势进入公寓以后,第二名警察发现自己站在公寓的入口处。刘先生据称出现在他的左边,右手握着一把剪刀。据称,他对这名警察进行了一次攻击,并伤及左侧腋窝。
就在刘先生本可能对第二名警察进行第二次攻击的时候,但仍然在门口的开枪者,看到他的同事处于危险之中,用他的服务武器开了一枪。
他击中了姓刘的胸口,当场倒地。
第二名警察,治安警察说,在第一次被刺伤后,刘先生曾试图再次刺向他,未遂。而当事人第三次袭击他时,射手开枪了。
第二名警察表示,由于场地狭窄,并且由于手持突击步枪占地方,他没有足够的距离来躲避。
他说,在他同事开枪的时候,他正准备用他的长枪对准他的攻击者。
第三位女警说:“经过多次敲门,我具体说不清楚几次,可能是三四次,公寓的门开始被打开而第二名警察发现自己顺势被涌进屋里。他发现自己来到公寓的入口处。从左边我们看到一个男人拿着刀片或者其他物体出现在面前。他的刀锋指向前方,高及上身。他朝第二个警察前进并给了他一刀命中左上半身的位置(....)我的同事发现自己第一次被刺伤的时候进入厨房,厨房门在公寓进门右手处。他们们看到那个男人重新武装他的手臂,并继续他的轨迹朝我的同事逼近,而他没有反击的能力。射手和我手上拿着手枪。我们做好射击准备对准攻击我们的同事的人。第一个警察开火,就一枪。那个男人倒下了,袭击过程中被终止。他向后倒下并且仰面落在地上,身体略侧,但无论如何不是俯卧。”
而第二位警察是这么说的:“在一脚踢开门的惯性冲力下,我立即进入了公寓,我立即觉得左腋下被击中了;是从我的左边过来的,我说明入口处十分黑暗。我下意识地向右移动。我是仍然位于入口处,我看到我的左边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刀。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拿着刀的黑色身影。他右手持刀,在胸前位置,他朝我的方向伸出手臂。事实上,他试图对我进行第二次袭击,但是没有碰到我。这时候,我喊了一声“他正在杀我,他正在拿刀扎我”。(...)我退后了一步。我看到他继续向我冲过来,手里一直拿着刀,指向我的胸膛。为了保护自己,在我退后的同时,我抹去了G36的安全栓,并且试图将长枪的枪管对准他的方向。我朝下拿着G36枪:右手握手柄,左手持枪管。因此,当我正在将枪膛向胸前高度抬起的时候,那人持刀,接近我,向我刺过来,就在这时候,第一个警察开枪并救了我的命”。
开枪者根据他的事件版本描述事件的过程并说明如下:“建筑内的公共走廊里一直亮着灯。从走廊散发的光线足够照亮公寓的入口,而公寓在我的记忆中是完全在黑暗之中。我说明,当我开枪时,这个人就在他公寓的门口,被走廊的灯照亮了。后者一直坚持认为,他对自己的同事,即第二名警官面临紧迫而且极端的危险绝对必要采取的自卫行动。
警方描述了一个极其快速的场景。除了死者之外,在事实现场,公寓里面有刘先生的五个孩子中的四个孩子,伊莎贝尔,塞琳,娜塔莉和大昭(译者注:音译)。尸检于2017年3月27日在巴黎法医学院进行了,得出的结论是,刘先生的死因是心脏和肺主动脉伤口大量出血。
根据事件现场的孩子们的描述版本来看的话,他们的父亲在公寓里准备晚餐。听到敲门时他正用剪刀剪鱼。没人知道他们是警察,因为他们没有口头表明自己的身份。此外,娜塔莉透过锁眼看到,三名身穿便服的武装人员,并没有戴着“警察”臂章。门上撞击不断加剧,直到们被撞开,并立即听到引爆声,刘先生倒在地上,胸部被击中。他们从未听到警察公开他们的职业身份。au(译者注:不知道什么意思)孩子们还这样说,在警察干预之前或期间,公寓里没有任何争吵,而且他们的父亲没有用剪刀威胁或打过警察。
警察和孩子们关于事件过程特别是枪击时刻的描述截然相反。
调查法官,尽管有三名公务人员中的一名向刘先生开枪并且射击导致后者死亡的材料和一系列证据,然而没有判定有必要让该警察接受调查,而是将他置于所谓“协助证人”的特殊身份,使他能够得到一名律师协助,并能够获得该案件卷宗的完整副本。
2018年2月6日对案件现场进行了复原,以确定警察的版本和枪击时在她父亲身边的伊莎贝尔·刘的版本是否可信。法医和和弹道学专家出席了复原现场。
在复原过程中,法医L教授表示,开枪的时候刘先生和警察的位置,警察所述与他的法医调查结果不符。事实上,他表示,根据他的调查结果,受害者在子弹击中他时面对武器并且受害者处于某种前倾的位置,也就是说上身向前弯曲。然而,根据第二名警察对警方的陈述,后者表明受害者刺伤了他,当他“遇刺”时,他们周围是黑暗的。他表示他感觉到受伤了,因为他感到疼痛,但是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持刀向他走来的人。他指出:“他用右手拿着刀。当他刺伤我时,他就在我的左边,因为我一转身到了厨房这一边了,于是我跟他正好面对面。我后退了,但公寓很小,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厘米。他在黑暗中做了一个动作,我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但我看到刀片移动好像要再次刺向我,但没有碰到。这一切发生地很快。我大喊“他在杀我,他拿刀刺我”,反正就是诸如此类的话。他又向我走来,手里拿着刀,我抬起我手里的武器G36,这时候我听到一声枪响,就只有一声。”
第二名警察表示,经过一段时间后门打开了,并且在他踢们的惯性推动下,他进入了公寓,并感到左腋下受到一击。他说入口处很黑暗。他并且说明:“下意识地,我向右挪动了一下。我一直在入口处,我看到我左手边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刀。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拿着刀的黑色身影。他右手持刀,在胸前位置,他朝我的方向伸开手臂。事实上,他想再次刺我,可是这一次没有碰到我的身体。这时我喊道:“他正在杀我,他拿刀刺我。”在我的脑海里,我理解的是他正试图杀死我。我退后一步,我看到他继续向我前进,手里一直,拿着刀指向我的前胸。为了保护自己,在我退后的同时,我去掉了G36的安全栓。..因此,当我将枪管升到胸部高度的那一刻,持刀的武装人员接近我,向我砍来......正在这时候,D开火救了我的命。»这些陈述得到第三位女警的证实,她表示:“我看到了我的同事尝试后退,而这时刚好在厨房的入口处。我清楚地看到了那个人重新武装他的手臂,手里始终拿着刀,准备好重新砍向我的同事,同事向他靠近。”
看到复原的事实,以及公寓的平面图,以及发现尸体时拍摄到的受害者的位置,表明从大门进入,有一个小门将对面的客厅隔开,并没有说明进入起居室的双重门是否有的敞开着,然后在入口右边,是厨房。在右墙上是一件橱柜式家具。
受害者身**置在当晚拍摄时显示的是一名男子,仰面躺着,腿在入口处,胸部和头部位于客厅中。身体明显面向大门。
根据法医病理学家LUDES博士的研究结果,无论是在尸体解剖期间还是在复原期间,由于根据第二名警察和第三名警察的陈述,受害者在第一次刺伤第二名警察的时候,第二名警官将向右移动了,并且他向厨房后退了,那么他的位置应该在正客厅对面的墙和进门右手边的橱柜之间,那么他唯一的退路就是进门右手边的厨房的门洞。
在这种情况下,并且由扮演受害者角色的警察表现的那样,后者至少必须向右挪动去重新武装他的右臂进行第二次攻击,才能与第二名警察面对面。然而,LUDES教授清楚地表明,受害者在子弹击中他的时候身体面对武器,并且它处于略微前倾的位置,也就是说胸部向前弯曲。这就是为什么射手所讲的刘先生和射手在射击时所处的位置与他的法医调查结果不符。事实上,首先,根据第二名警官和第三名警官的陈述,刘先生如果当第二个警察进入公寓时,并且如他所说被受害者正在“杀死”他时,他正面对前门,受害者必然会跟随第二个警察的身体运动,向右挪动,然后向厨房方向后退,才能面对他,重新武装,并试图用他的刀片再次到刺向第二名警察。在这种情况下,受害者将不再面对前门,因此在枪击发生时无法面对射手。然而,L教授在复原期间表示受害者在枪击时必然面对射手。
法国警察督察署(IGPN)现场拍摄的照片也证实了这一法医鉴定结果,我们发现受害者的身体确实背朝下躺在地上,面朝大门。
其次,第二名警察说,在受害人重新武装并朝他再次“杀害”他的那一刻,刘先生的右手将刀片举在胸前,他正准备伸出手臂试图用刀片伤及第二名警察,并且他在这时尖叫“他又要杀我”,并且说就在这时射手向受害者开枪。
同样,这一**关系与重建期间L教授的医学法律调查结果和解释不相符,因为它表明,在子弹击中刘先生的那一刻,受害者处于某种前倾状态,也就是说胸部向前弯曲。因此,刘先生即将展开他的手臂以试图击中第二名警察,以及在他向前倾斜时被子弹击中的事实之间存在矛盾。鉴于这些因素,问题在于了解那天在刘家进行干预的警察是否讲述了受害者如何受伤致死的全部真相。
至于伊莎贝尔·刘小姐的版本,她指回答这个问题:“在枪击之前,是否有警察进入你的公寓?»,«门被撞开,一名警察进来,然后立即就是一枪......我当时看不到。我看了一眼父亲。当我再次朝门的方向看的时候,我看到了开枪的警察,他站在一名女警旁边。他就在她的右边。»对于这个问题:“当第一名警察进来的时候,你的父亲做了什么?“她说:“他向客厅后退,......他的右手朝下拿着剪刀,双臂伸直,手稍微在背后。»在2017年10月17日由预审法官听证的时候,她表示在一名警官进入公寓之前枪击就发生了。在复原现场期间,她表示门打开着,她在听到枪声的同事看到走廊里的一道白光。她表示,第二名警察随后进入公寓并像他们要一块布给她父亲包扎伤口。弹道专家普利让(P)女士在复原现场期间被问起时,说明伊莎贝尔·刘小姐看到的白光可以对应于枪管出口处的气体点燃,在阴暗的情况下可见。她还指出不排除射击位置在室内的可能性,因为弹壳的位置不能表明射击者的位置。但她坚持认为弹壳的位置与公寓外的射击更加符合。
因此,在警察干预时同她父亲同在入口处的伊莎贝尔·刘小姐的陈述中描述了受害者面对前门的情况,而在门开时,她称立刻看到一道白光,听到一声枪响,并且看到她的父亲倒在地上。这一陈述看来不但完全符合普利让女士的弹道调查结果,并且也与LUDES教授的法医鉴定结果完全一致,法医鉴定结果表明受害者在枪击时必然面对射手,根据从进入身体和穿透孔洞的弹道来看,他在被子弹击中时**前倾。这与大门被撞开,向刘先生方向的枪击是门开后立即发生的,而他那时正在向后退,身体前倾,以减轻用力撞开公寓门时的冲力。
这个版本也完全兼容刘先生的尸体被发现时的照片,仰卧,脚朝前门方向,身体的一部分在入口处,另一部分在客厅里。
在复原过程中听到一个同楼层的邻居,从他们他们公寓门口看到了事发现场,在复原过程中被问到,他表示:“两个警察进了门,在我看来个字最矮那个首先进去的。然后我就听到了那声枪响。在枪响时,只有女警察在外面......我记得女警在门左边,背靠着墙,当我们面对女警的时候,最高的警察就在右边而最小个子的警察在他的男同事的左边。然后两名警察就进去了,两三秒钟后我听到了引爆声,然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嘈杂和喊叫,然后我就听到警察说,“开灯,再然后就是“我看到了刀,我看到了刀”,然后第二个人说说“不是刀,看看墙角下。”
该邻居自发地表示:“关于刚才提出的问题,我自己也没有听到‘他要杀我’的话。”因此,根据这一证词,看来在公寓门打开时枪击,他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听到警察说:“他要杀我,而且最后他听到其中一名警察对另一名警察说,他认为他看到刘先生的手上有一把刀,而另外一名告诉他那不是刀。这可以证实刘小姐的版本,她一直表示他的父亲手里拿着剪刀,手臂下垂,偏向背后一点点。
刘家的律师,Maître Pierre LUMBROSO 和 Maître François GERY 于2018年3月21日向预审法官提交了一份说明,以突出警察版本和法医和弹道专家报告之间存在的矛盾,以让枪击者面对法官解释这些矛盾,并在必要时最终被指控。
调查法官甚至没有回答该说明。
同样,Maître Pierre LUMBROSO 和 Maître François GERY 向调查法官提出申请,要求调查三名警察那天晚上在刘先生家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应该遵守的程序是否得到尊重。法官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在现场复原和律师函以及要求程序公证之后得到的唯一新内容就是调查法官通知结束调查。在我不想做出任何判断的情况下,在我看来,鉴于本案中的所有证据,即使开枪的警察表示他是正当防卫,警察也应当就故意持枪暴力非故意杀人而接受指控,而且将其提交重罪法庭,因为这些事实是犯罪的,或者法官决定重新定罪成过失、疏忽、笨拙等原因造成的非故意杀人,或者违规。
这就是为什么这种情况对我来说难以理解,并且关于内政部、司法部、巴黎**院刑事检查科是否愿意接受对犯下无法弥补行为的警察公务员进行调查。
我将随时为您提供补充信息。

以上大部分案情文件翻译:刘忠军 Kreega.com


[attachimg]4789494" style="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attachimg]


[attachimg]4789495" style="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attachimg]


[attachimg]4789554" style="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attachimg]


[attachimg]4789555" style="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attachim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7 21:14:31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别跟这起哄,法律就是法律。


来自: 华人街iPhone版
回复 支持 6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21:20:00 | 看全部
复活 发表于 2020-6-17 22:14
别跟这起哄,法律就是法律。

法律公正才是法律!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21:21:28 | 看全部
复活 发表于 2020-6-17 22:14
别跟这起哄,法律就是法律。

不曾读过案件,不曾跟踪案件,凭道听途说,怎可妄自评估 对与错!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7 21:25:17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不管怎样,我们中国人都应该团结起来!


来自: 华人街iPhone版
回复 支持 7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7 21:25:30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紫精灵 发表于 1 分钟前
法律公正才是法律!

已经结案,没有足够证据,再闹下去有何意义?


来自: 华人街iPhone版
回复 支持 8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7 21:31:47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这件事 罪魁祸首其实就是那个扭曲事实报警的邻居 不过警察的智商也不怎么样、轻信别人的胡造乱编 最后杀了人!不知道后来那个邻居有没有受良心的谴责。


来自: 华人街iPhone版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21:34:39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lisa_F4LBs 发表于 6 分钟前
不管怎样,我们中国人都应该团结起来! ...

非常同意!

来自: 华人街手机网页版
回复 支持 5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21:35:09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风吹雪 发表于 2 分钟前
这件事 罪魁祸首其实就是那个扭曲事 ...

是的,这位街友相当理智!

来自: 华人街手机网页版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21:35:45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复活 发表于 9 分钟前
已经结案,没有足够证据,再闹下去有何 ...

潦草结案,人命关天,怎可放弃?

来自: 华人街手机网页版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7 21:37:21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你是不是在撒谎?检测是手枪子弹,哪来的长枪,为了你们的谎言,有人被警察打断手指,你们还想怎样

来自: 华人街手机网页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7 21:49:12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人家家人拿到赔款了都不想去维权,我们外人瞎操心。真的想去也是刘的家人需要跟工会, 律师,社团帮助他们去维权。然后大家去声援还差不多。美国黑人受害者 跟法国的黑人受害者都是家人出来控诉然后大家出来闹。刘的家人都没出来你们以什么立场去。



来自: 华人街android版
回复 支持 7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21:50:39 | 看全部
liushuaige 发表于 2020-6-17 22:37
你是不是在撒谎?检测是手枪子弹,哪来的长枪,为了你们的谎言,有人被警察打断手指,你们还想怎样 ...

不好意思 太阳在上,说谎遭天遣,这位女士还是先生,请问 您当时在现场吗? 这样子的质问!从何而来?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7 21:51:03 来自手机 | 看全部
楼主是谁?刘的家属?上次在法国的中国同胞帮你家冲前线抗议,就算你家就老妇和未成年小孩冲前线,警察能把你家老弱抓进牢里?家里顶梁柱都塌了,你们家属就该不要命的往前冲,怕啥?可你家就躲家里,就只有刘的葬礼和法官开庭你家才出现,可惜冲的是头破血流有的国人也被警察抓了,后被警察抓的国人出来了,你们家属又在哪里?躲在家里,家属有去看过被抓者和受伤的国人吗?没有吧?这样没有一颗感恩心的一家人,让人觉得透心凉,就是一家白眼狼,谁还敢为刘的家属冲锋陷阵啊?楼主自个去冲吧?



来自: 华人街android版
回复 支持 1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21:53:00 | 看全部
kristale 发表于 2020-6-17 22:49
人家家人拿到赔款了都不想去维权,我们外人瞎操心。真的想去也是刘的家人需要跟工会, 律师,社团帮助他们 ...

人家家人什么时候拿了赔偿?你是看见了还是摸到了?
告诉你
人家一毛钱都没有拿到,到今天,还欠棺材下葬费!
再这样子道听途说就下论的,真的让人失望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华人街

法国公司:Sinocom sarl
地址:47 Rue de Turbigo,
75003 Paris,France
联系电话:(0033)-(0)144610523
意大利分公司:Sinocom Italia Srl
地址:Via Niccolini 29,
20154 Milano, Italia
联系电话:389-2345588
国内:温州华人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温州市瓯海区华中院创业楼C313
工作时间:每周一至五9:30-20:00
咨询热线:0577-86691727

扫描苹果APP

扫描安卓APP

QQ|Archiver|手机版|华人街 huarenjie.com

GMT+1, 2022-1-28 20:25 , Processed in 0.095838 second(s), Total 8, Slave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管理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