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操作将在您下回登录时自动记录您的这次国家选择。如需重新切换,可通过切换国家完成。
楼主: hui2019

生命的意义——作者:蒋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13: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某些媒体(或自媒体)的诗意想象,抽离了这个事件的一些真实信息,用诗意话语对其进行了包装。而受众则在面对真实与虚渺信息的时候,有选择地舍弃了真实部分,而津津乐道于那些浪漫想象。
现实的平淡、艰辛,甚至苦难,让人们陶醉于这样的想象。它一方面减轻了人们的现实痛感,另一方面又像一个标杆,为人们树立了榜样。这就如同古装剧里,人们对清官的想象,武侠剧里,人们对游侠的想象。无不映照着现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15: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月,我没有故事
十二月,有雪,我没有故事
白鸽不曾衔来书信
手机不曾传来问候

一个人,行于上下班路上
爱情远离,思念油然而生
小商贩街边吆喝
某年的情景,昨日重现

雪,飘然而至
故乡的明月或是月光
在梦里沉沉睡去

一杯香茗,一盏台灯,一支笔
是谁精心设计下的心情
在落日黄昏,在飘雪冬夜
在黎明前的晨曦里
在十二月工厂的门口
在烟雾缭绕的机器旁边

十二月,我未归家,没有故事
白鸽依旧不曾衔来书信
手机依旧不曾传来问候
只是,手抱一本《顾城精选集》
幻想童话里的纯真美好
只道一句:“你,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我觉得,
你看云时很近,看我时很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16: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美国]艾米莉·狄金森,杨珊珊 译


    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


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
小小的船儿两头尖。
我在小小的船里坐,
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16: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子夜读信

子夜的信笺,
像一条静静的河。
打开这封信,
里面竟然没有一个字,
有鱼跃出水面,
它吐出的每一个泡沫,
都被我悉心收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17: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郝寿臣的。郝老受聘北京市戏校校长,就职时,读着秘书写的稿子。其中讲到,旧社会的梨园行,不养小,不养老。多少艺人,唱了一辈子戏,临了是倒卧街头,冻饿而死。读到这里,他非常激动,一手高举讲稿,一手指着讲稿,说:“同学们!他说得真对呀!”这事遂成笑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16: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尘封70年秘照还原少林僧兵真面目 被冯玉祥焚寺时屠灭
很多人以为,清政府火烧少林寺,事实上清政府只是烧毁南少林(福建的少林寺庙),火烧嵩山少林寺的人是民国时代的军阀石友三。民国初年,少林寺尚有僧众二百多人,土地一千三百七十余亩。民国五年(1916年),有王云华修葺紧那罗殿之举;民国八年(1919年),寺僧又修缮了白衣大士殿及地藏王殿,但都属小规模的修葺。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千佛殿。  



此时,军阀混战,武人朝秦暮楚;土匪肆虐,无赖劫夺流窜,寺僧惟以寺庙平安为念。时有云松恒林和尚(1865~1923年),为寺宇平安做出了贡献,但也由此种下了祸根。恒林,伊川县宋寨人,俗姓宋氏,光绪初(1875年)入寺。民国改元(1912年),为登封县僧会司,并成为少林主持。其参禅之外,又习拳术,武艺高超。因地方不靖,县府便命他为「少林寺保卫团团总」,是地方民团性质。他只好「以菩萨心肠作金刚面目」,购置枪械,训练僧兵,以备不虞。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大雄宝殿。

民国九年(1920年)秋,岁遭旱荒,土匪蜂起。恒林率民团在登封县城、梯子沟、白玉沟等处,与土匪大小数十战,打落匪徒多人,每次皆获胜利。一次,土匪头目朱保成、牛邦、孙天章、段洪涛等合伙夜袭巩县鲁庄镇,天将明时被发觉,向西南逃窜。巩县九区民团紧紧追击。匪过偃师府店,偃师县十四区、十五区民团也加入追击队伍。土匪逃至少林寺西熬子坪,遭恒林所率少林寺民团截击,大部被消灭。这次战斗缴获**、弹药甚多,皆藏于少林寺内。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法堂内经库(即藏经阁)。

恒林因其英勇善战,名声大振。土匪不敢犯境,环寺数十村得以安居乐业。时河南省政府主席张凤台授恒林以奖状、奖章,并向少林寺紧那罗王殿献了「威灵普被」的匾额,以谢神灵。河洛道道尹阎伦如也送了「少林活佛」的匾额,旌表恒林剿匪之功。恒林则谦恭如一,敦睦百姓。民国十二年(1923年)十月初二日,恒林因积劳成疾去世,享年五十九岁。次年春,登封、巩县、偃师、临汝四县民众三百余人集资为恒林立碑悼念。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白衣殿内壁画。



恒林去世以后,他的弟子妙兴(1891~1927)接任了登封县僧会司及少林寺保卫团团总的职务。妙兴,字豪文,俗姓金,临汝县谢湾村人,家境贫寒,八岁(1898年)投少林寺恒林为师,自幼学拳习武,技艺超群,绰号「金罗汉」。民国十一年(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时,直系吴佩孚(1873~1939年)部师长张玉山至登封,意在收抚陈青云、任应岐的部队。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鼓楼。

张玉山手下的河南暂编第四团团长樊钟秀过少林寺休息,见大雄宝殿残破,发愿修补,因军务繁忙,无暇及此,暂捐四百圆,预作购买物料之用。寺中大众感激,因而与樊有联络。次年(1923年)秋,吴佩孚受命为直鲁豫三省巡阅使。张玉山奉命在登封一带收编湖北第一师别动队,其第一旅旅长卢耀堂得知妙兴武功出众,寺内又藏有**,便极力拉拢妙兴,后以妙兴为团长,组成第一旅第一团。这样,妙兴就加入了吴佩孚的军事集团。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天王殿。

民国十四年(1925年)二月,豫西(河南西部)爆发了「胡憨之战」。陕西的刘镇华派憨玉琨率军,与河南督军胡景翼作战,争夺中州。胡部樊钟秀派兰世勋策动驻偃师的憨部李慎亚倒戈。当憨部崔继华自密县退却时,妙兴率部队帮助李慎亚攻打崔继华,大大支援了樊钟秀。自此,妙兴与樊钟秀关系更加密切。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康熙御题匾额。



  民国十五年(1926年)七月,广州革命军开始北伐。九月,冯玉祥(1882~1948年)宣布脱离北洋军阀,参加国民革命。吴佩孚联合张作霖(1875~1928年)攻打冯玉祥,被北伐军击败。次年(1927年)春,冯玉祥占领西安,配合北伐军合攻河南。二月,妙兴所率第一团奉命开往郑州,又调往舞阳。三月六日,在与任应岐部交战中,妙兴阵亡,年仅三十七岁。六月,遗体由弟子体信运回少林寺,葬于寺东北山坡上。图为:1920年代少林寺大雄宝殿前列队的僧兵。


民国十七(1928年)年三月,建国军樊钟秀乘冯玉祥的国民军后方空虚,夺占了巩县及偃师县,但不久被冯部将领石友三夺回。樊钟秀南撤,转攻登封县城,其司令部即设在少林寺内。石友三部向南追击,至辗辕关(十八盘),少林寺僧助樊狙击,终不敌而溃。三月十五日,石友三追至少林寺,遂纵火焚法堂。图为:妙兴墨宝。

次日,驻防登封的国民军(冯玉祥部)旅长苏明启,命军士抬煤油到寺中,将天王殿、大雄殿、紧那罗殿、六祖殿、阎王殿、龙王殿、钟鼓楼、香积厨、库房、东西禅堂、御座房等处,尽付一炬,以泄其愤。至此,千载少林寺的历史建筑,悉遭火劫!如果说恒林迫于形势,担任「团总」,保护了寺院及一方的安全,尚可称赞的话,那么妙兴投靠北洋军阀,出任「团长」,参与征战,不但违背了佛寺清规,且引来了少林寺的劫难。豫西地区,多灾多难。民国十一年(1922年)直奉战争以来,迄无宁岁。火烧少林寺后,接着是蒋冯大战(1929年)、蒋阎冯大战,又称「中原大战」(1930年)。连年战乱、灾荒,民生凋敝,少林寺之破落可想而知。此后的少林寺当家和尚淳朴(巩县回郭镇人)、贞绪(1893~1955,巩县鲁庄乡南村人,俗姓李)等人,只在维系山门而已。图为:石友三。

1991年冬,永信禅师率少林寺武僧团出访日本,在京都达摩寺发现了大正九年(1920年)的少林寺照片四十八张。从这批照片中得知,当年少林寺的轴在线,自南至北依次是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内供三世佛)、法堂(又名「藏经阁」)、方丈室、达摩亭及千佛殿。天王殿内东角为为钟楼,西角为鼓楼。大雄宝殿东侧是紧那罗殿,西侧是六祖堂。千佛殿东侧是白衣大士殿,西侧是地藏王殿。此外还有一个「跋陀殿」,其位置不详。这批照片成了至为珍贵的历史资料。图为:石友三与其部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16: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用原名生存,用笔名生活(外一篇)

越来越喜欢俗事俗物,包括南瓜豆角茄子辣椒,包括锅碗油盐和半分半厘的讨价还价。这是普通人的生活,也是普通人的幸福,抓住生活的本质,是人生第一要素,抓紧生命里的幸福,是人生的上等技能;也越来越喜欢一书一墨的生活,把别人的精神菁华引进来,把自己心里的好写出来,就像心上开出了花,衣服上也绣了花一般,悦人又悦己。
所以我用原名生存,用笔名生活,随意出入任意切换,不妨碍他人也不破坏公共秩序,对自己也是锦上添花的事。
别人呼我的名字时,我是在求生存,被排挤被误会被欺骗是常事,虐身又虐心中我坦然面对,白天对人笑一笑,夜里对己哭一哭,第二天我又是一个平静的职场人。生活太残酷,我却不做施暴者,拿起笔,用妥贴真切的字符,精心表达情感,纸间流淌出来的是凤凰花开。用原名采购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用笔名兑得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茶碰茶,自有一番美意。
我做不到段位高,水平高,意境高,也做不到步署宽战略高,撑得开打得起,我可以学着做到满眼都是美,落笔皆成景。
我的原名无诗无意,却是生命的来处人生的渊薮,三个字的原名,绕着父母亲情,围着亲戚朋友,还有一群打灯笼的是非人,我的任务就是团结亲情好友,炮打是非人,若机智勇敢地做到,就是生活的劳模精神的战斗英雄;我的笔名两个字,有棉质般的品德,诗意不多寓意不薄,让语言文字们有温度有可爱度,是我终生追求的梦想,在罗列的句子中,能开出朝颜夕颜来,我就是可亲的“花婆婆”。
用原名生存,用笔名生活,是我一个人的行走与烟花;用喜欢的方式度过此生,是我一个人的成功与喜悦;遵从内心的想法默然前行,让我不泯然于众。用原名盛苦累盛眼泪盛风雨,用笔名笑迎沧桑,外有荣枯内有皈依,既入世又出世。原名与我相依为命,笔名与我十指相扣,我们是一体,我们共有梦想的方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0: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外面的世界

我十岁左右的时候,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当时的随县县城了。那里有我的亲戚,每年过年都要随家人去走动,何况县城离我们住的小村庄不过十五公里的距离,走路到五公里外的淅河镇,坐公交车半小时便能到达。后来有了自行车,直接骑车过去了。当我听说有武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在很遥远的的地方。到底多遥远?在什么方向?是什么样子?对十岁的我而言是个模糊的概念。本来随县县城的热闹繁华已经让我异常兴奋好奇,对不曾到过的外面世界充满想象、新奇,最终让想象化为了行动。
      我家堂屋的墙壁上,有一个燕子窝,每到春天,会飞来一对燕子夫妻在里面下蛋孵仔,哺育儿女。乳燕长大后又一起飞走了。我听说燕子是随着春天迁徙的,春天走到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它们一生到过很多很远的地方。我非常羡慕幸福的燕子,我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让燕子把我的心愿及信息传递出去,让外面的朋友与我取得联系,告诉我外面世界的模样与情形。
       我写了一封信——与其说是信,不如说是便笺,上面大概这样写的:我叫XX,今年十岁,家住XX省XX市XX镇XX村,喜欢结交朋友,得到此信的朋友,请与我联系,我们做朋友好吗?——对于刚上三年级的我来说,其中肯定不乏错别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将心中的意思明确的表达出来了。受当时电影《鸡毛信》的启发,我找来一根鸡翅上的羽毛,把羽毛剪去,只剩下3公分长短的羽管,信被折成牙签粗细,塞进羽管中,用蜡封好,羽管的未端用烧红的细铁丝烙出一个针眼大小的小孔,系一根结实的尼龙线。在堂屋的乳燕羽毛丰满快出笼(飞走的意思),捉下一只小燕,把羽管小心翼翼的绑在它的腿上——希望燕子把我的信息带向远方,希望借此能收到远方朋友的来信,互通信息,让生活更有意义。
       年幼的我为此事谋划了许久,也费了不少心事。只到看见那只捎着信的小燕子飞出门外,飞向远方的蓝天,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还呆呆的眺望了很久,心驰神往了很久!结果是我苦苦等了而两年,没收到一封来自任何方向的信件。这是童年的我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及浪漫的做法。
       十四五岁时,当我茁壮成长为一个少年时,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丝毫没有减弱。我们村庄的后面,有一块隆起的山岗,上面有一块两三亩大的草坪。草坪上开满五颜六色的野花,像是一块美丽的天然地毯,更像是一幅让人沉醉的油画。在春天或夏天夕阳西下的时分,我爱到草坪上散步。我时而缓步行走,时而极目远眺,浮想联翩。对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远方,对于我十分神往的外面的世界,我穷尽所能的进行想象。这种情景无数次的在草地上重演,是我少年时期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也觉得是生活中最有意义最快乐的时光之一。
       十九岁时,我在事业爱情均受挫折的情况下,在外面世界强烈的诱惑下,我出走到离家一千六百公里外的海南岛。这次行动在今天看来有些疯狂幼稚,不可理喻,在当时我却是壮志满怀,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勇往直前。从离开家乡随县那一刻起,我透过火车窗户贪婪的望着外面的风景——山川湖河、田野村庄、花草树木、高楼大厦。我对于外面世界的饥渴,有若极渴极饿的人发现了泉水与美食,那种饕餮大餐的馋相可以想见。一路上列车行驶的三十多个小时,除了短暂的睡眠,我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窗外。到了海口市,我的生活安顿下来之后,我有时间就到处走走看看,外面世界的精彩与浮华让我猎奇之心得到很大的满足。生活的时间久了,又慢慢麻木了,觉得外面的世界不过如此,所谓的城市,大抵是高楼林立,街道笔直,临街的门面花花绿绿,马路上车水马龙,声音嘈杂;到了晚上,路灯把城市装扮得如同白昼。实际上每个城市的面貌大都如此这般,十分雷同;所不同的是每个城市的名字有别,及人们讲话的口音有些差异而已。
       后来我一直在城市间流连谋生,先后辗转深圳、东莞、广州等南方发达城市。结婚后又把妻子孩子带到广州生活。人是个茅盾体,没到外面时,梦寐以求着外面的世界,在外面生活久了,又日思夜想着曾经十分厌弃的贫穷家乡;乡愁难耐时,便回家看一眼父母亲和兄弟姊妹,瞧一瞧生养我的家乡;这时的家乡,在游子的眼中变得温馨动人,风景如画,美不胜收;见到想到的尽是家乡的长处优点。尽管如此,此生似乎注定你已经无法回到故乡的怀抱休养生息,因为故乡已经无法喂养你变得娇贵的肠胃,及幽远高贵的精神世界!你只能无可奈何的呆在本该不属于你的城市,让自己的肉体在城市生活,心灵到故乡纯净的蓝天下放牧,如白云悠悠,如炊烟缭绕。自己一贯游走在城市与农村的边缘,成为一个工不工农不农的异类一族——打工一族,或曰之农民工;仔细思量后发现,自己的身份仿佛与这些称谓丝毫不沾边,自己是打工族中的经销商,是为农民工提供服务的。
       这种生活持续了十多个年头。36岁那年,因为思念故乡,更因为想让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我们一家回到故乡的城市随州市置房定居,如今己过去十四个春秋。
       回到家乡的城市后,由于机缘巧合,我成了一名职业个体大货司机。每月从随州装货出去,送到遥远的外省,然后再装货回来,往返一趟一般需要五到六天、或七到八天的样子,一个月跑三到四个长途,时间就过去了。这种职业与我童年少年时的期盼十分吻合,让我一向在家乡与外面的世界间穿梭、旅行。我当然挚爱着这个工作,工作起来心情是愉快的舒畅的。
       自从十九岁那年心血来潮的离家出走至今,已逝去三十一个寒暑,我未曾料到自己从此脱离了淳朴自然的乡村生活,始终生活工作在当初朝思暮想的外面世界,不知道是幸或不幸;从物质层面而言,我的生活的确发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生的经历也丰富坎坷;这时却逐渐苍老,对故乡的思念也逐渐深切,经常梦回故乡,梦回故乡早已坍塌的老屋,梦见逝去经年的慈父,泪湿枕巾……
        其实,我们皆是故乡的“叛徒”,故乡用她甘甜丰美的乳汁哺育我们长大成人,我们却义无反顾的纷纷远走高飞,来到异地他乡谋求、打拼。无论何时返回故乡时,故乡母亲总是敞开她宽广温馨的的胸怀,热情洋溢的迎接我们,让我们感动羞愧得无地自容,涕泪交加!于是乎乡愁之症更加严重!
       故乡,我的母亲,不论你如何的贫瘠,如今的我已经不再嫌弃你;相反,我深深的热爱着你;爱你新鲜的空气,爱你清澈的小溪,爱你山坡上的绚丽野花,爱你林间婉转的鸟唱……等我退休后会回来的,回到你诗情画意的怀抱,慢慢老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0: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墙下》
有人高中时沉迷网络,时常半夜翻墙出校上网。一日他照例翻墙,翻到一半即拔足狂奔而归,面色古怪,问之不语。

从此认真读书,不再上网,学校盛传他见鬼了。后来他考上名校!

昔日同学问及此事,他沉默良久说:那天父亲来送生活费,舍不得住旅馆,在墙下坐了一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0: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步》
一女在违背父亲意愿下结婚,离婚,父女反目,生活贫困并携一子。

其母心慈,劝女儿趁其父散步的空闲带着儿子回家吃顿热饭,于是便常带着儿子刻意避开父亲回娘家吃饭。

直到一日下雨,父女两人在小区偶然相遇回避不及,父亲尴尬道:

以后回家吃饭就别躲躲藏藏的,害得我下大雨都得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0: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雨霏霏恋意柔,青山绿水路通幽。相依伞下鬓私语,半为遮雨半遮羞


◦世间因缘一命锁,来不由你去非我,春花秋月何时了,光阴抹净不重写

•心之所想,笔之所达,小醉微醺物忘我。明日朝霞又满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0: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剩下的还会有什么》

文/梦中的绿洲

一座座新城拔地而起
一个个工厂机器轰鸣
男女老少手脚并用不辞辛劳
五花八门的产品
源源不断的从流水线鱼贯而出
带着中国的梦想
漂洋过海到西方

没有想象中的鲜花绽放与掌声雷动
却有意想不到的白眼、嘲讽、冷漠
精品,是对物美价廉产品的赞誉
垃圾?是对粗制滥造产品的谴责
难道日本的马桶盖永远比中国的好?
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月亮更圆更亮?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晴却有晴
我有数不胜数的兄弟姐妹
我有地大物博的辽阔土地
只要
精耕细作
自强不息
足以自给自足

只是如今
山不再青翠
水不再秀绿
天空不再湛蓝
空气不再清新
食物不再原味
人心不再淳朴
……
耗尽了太多太多不可再生的资源
除了这堆积如山自我陶醉的产品
剩下的还会有什么?_?

祝愿——中国
在航行的路上
一帆风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0: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庙的小河  [
一条小河养育一村人,也养育了一村人的故事和命运。

白庙村,这是个古老的随南村落,民风纯朴,人民善良,这里是我的故乡,隶属随县,一个丘陵地带的村落。

七岭山伸开它七条长长的臂膀,把村里的家家户户紧紧地抱在怀里,怀中有两条小河,河床不宽,青石底子,一年四季流淌着清澈见底的水,插秧的季节,小河被截成很多段,河堤底部安有“龙眼”,河水源源不断地流进农田,养育着秧苗生长、抽穗、谷黄。

春节里,万物复苏,小河潮湿,石头下藏着冬眠了一冬的螃蟹。农语道:“三月螃蟹四月虾!”小河里,白天能看到水底,河堤临水的洞里,时不时螃蟹伸伸懒腰,它们昼睡夜出,到了晚上它们从洞里,石头下爬出来觅食。人们会拿一个手电铜,提一只水桶,湿润的河床里照螃蟹,螃蟹毫无防范举着两只大钳子,嘴里滋滋地吐着水泡,悠闲地寻找着食物。遇到手电的光亮,它们会很快爬进洞里,还石头下躲起来,其实它们已经引狼入室。一般一个晚上捡半桶螃,是稳稳当当的。

夏天的小河,流水潺潺,可是最美的时候,人们每隔一段就拦截一个小档,截留一档水,水底的鱼儿追逐喜戏,不停地翻出白白的肚皮,在水底一闪一闪的,有马口,有浪巴,有喜头,有白条,有泥鳅,有黄善。小河成了人们解馋的菜园子,更是孩子们撒野的乐园,孩子光着屁股,赤条条地一会跳上河堤,一会钻进水底,一会浮出水面,脸上哗哗地水,清脆的笑声,荡漾着欢乐的水花,放飞着童贞,撒野着乡村孩子的童年。

秋天的小河啊,河水清澈见底,青山倒影映在水中,河边黄叶,绿叶,红叶,木籽树,黄金条,枝叶相映,窃窃私语着。河堤上,牛儿低头吃草,小狗追着牛尾巴撒野,老人们安详地坐在河边,看一眼望不到边的稻谷、黄豆,把田野染成了金黄色,这是小河用乳汁滋润而成。

冬季里枯水季节,小河断流,一个个小坑坑里躲着顺流而下,被截留在小坑里的小鱼小虾,虾儿总是把自己卷曲成最小,躲在坑里的落叶杂草下面准备冬眠,这时的虾儿可是一年中最肥肉儿最厚的时候,闲暇的时间里,妇人们最喜欢拿一个虾拦子,拿一个木瓢,拎一个篮子,将虾拦子轻轻伸进水底落叶杂草下面,用木瓢用力将落叶和杂草一下子赶进虾拦子里,倒进篮子里,虾儿吓得从叶子杂草下面拚命地蹦了出来,农妇们将落叶和杂草捡干净,只剩肥肥的虾米,拿回家去,放进锅里,用小火盖上锅盖,闷上几分钟后,虾儿卷曲着身体变成了红红的虾米,加进作料可是餐桌上的一道色香具全的下酒好菜。

故乡的小河,春荣、夏涨、秋枯、冬藏,弯弯曲曲的就像一条曲张的静脉,流传着多少令人难忘的故事,迎来送往了多少故乡的亲人。七岭山像父亲,用七条郁郁葱葱的手臂,守护着故乡的安宁。小河像母亲如乳汁般的滋润故乡儿女的成长,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清晰地记得七岭的高大,小河的弯弯曲曲,还有七岭山的板栗,小河的螃蟹鱼虾。

故乡的小河,您一直是我魂牵梦萦,愿您永远流淌,生生不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1: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铁里的聚散离合》:“往下、再往上,左转、再右转/从这儿急速的下去,又从/另一处,突然的涌出/汹涌的人潮,血气方刚/在地铁里,也不得不转过/九十九道湾/一些潮水流向东西,而/另一些潮水流向南北/擦肩或并肩时,虽然/近在咫尺,却依然觉得/遥不可及//这里,黄河、长江的水是主流/也有珠江、龙江和塔里木河的水/甚至还有来自雪域高原的/雅鲁藏布江的水滴//在此处汇集,又在彼处别离/分与合都已经毫无诗意/再也不能送你到十里长亭/更无法折一枝柳/递到你的手中,诉一下/离情别绪/在地铁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1: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王玉玲
    离开故乡已经很久很久,在外漂泊的几十年里,故乡在我的记忆里已慢慢模糊,亲切的村落,亲爱的乡亲,温暖的热土,您们的轮廓已不再清晰,我责怪自己:“你把故乡玩丢了!”

    七岭山像卫士,忠诚地守候在我们村子的门口,见证着故乡的发展,兴衰,见证了我们的成长,见证了故乡的花开花落,人来人往。

    回故乡重走一遍那片生我养我的热土,已是我多年的心愿,虽然每年清明节回去给父母上坟,可总是匆匆来匆匆去,没能有时间好好感受你怀抱里的温暖,也没能好好端详养育了我十几年的您,那些村落,那些亲人,那些人丁兴旺,祖祖辈辈生活的,徐家湾,学屋湾,新屋湾,金屋湾,枯树湾,稻场湾,碾子湾,方家湾,陡坡湾,拦冲堰,我儿时生产队的组成部分。每一个湾子的画面,我还是能在脑海里勾画出来,十几年里,插秧,挑肥,担堰泥,锄草,一年不知道要去多少次,每个湾子的房屋结构,住了几户人家,每家多少人我都清清楚楚,我能数出两个辈份的人,十个湾子总共有118人,他们组成了一个生产队这个集体,这个大家庭。

    我印象最深的两任队长,都高大魁武。

    老队长当队长时,我还是孩子,他基本上没有怎么带领我做农活,在我印象中,他高大的体魄,光光的脑袋,古铜色的皮肤,一张国字脸,说话像打雷一样,冬天一件黑色的土布棉袄,总是敞胸露怀,一条裤子,总是膝盖上补丁摞补丁,只有冬天脚上才穿一双鞋子,后跟也被他拖成了拖鞋,总是啪嗒啪嗒地随着他行走如风的神态,把脚板拍得老远就能听得见是老队长来了。夏天就穿一条腰里用一根芝麻杆带子系着的大裆短裤陪他一整个夏季,从不带草帽的他,被太阳晒成了正宗的非洲人,两只白眼珠转动的时候,脸上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嘴上长年叼着一个焊喇叭,焊剌叭上挂一个鼓囊囊的黑色抽口小布袋,走起路来随他的身子一摆一摆地晃动着。背上,太阳烤得油光油光的,冒出的有油有汗,生产队的女人们都在背后说他是“腊肉”。

    他性格豪爽,没有心计,说话粗喉咙大嗓子,记得有一次随母亲参加生产队的会议,百把号人都站在一个稻场上,他站在中间,讲着我听不太懂的话,但有一句话我至今记得:“要细水长流,坛娃口上要紧,到坛娃底里紧就不中了!”在我懵懵懂懂中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我问母亲:“坛子口怎么紧呀?紧不动呀?”母亲说:“就是把粮食细点吃,刚分工分粮的时候就不要吃得太快,后面没吃的!”

    记得有一个乡亲对我说过,老队长太直爽,没有心计,生产队里的人跟他一起饿了不少肚子,在那个交公粮的年代里,上级下来统计田亩,别人生产队长少报水田数,旱地不上报田亩数,队里有了余粮,社员不饿肚子。我们老队长把所以的旱地水田如数上报,那年月产量本来就低,有时候还会遇上旱灾,公粮交完,队里的粮食就所剩无几,公分粮就会很少。为了这些社员们背后没少骂老队长的娘,其实他自已也是家大口阔,两个大人挣工分,五个正长身体的孩子每天都人眼巴巴地守在灶前找他老婆要吃的,万般无奈,每年队里捆完草头之后,就有人到田里捡落下的的惠子,老队长总是大声吼叫着不让捡。

    有一次他老婆看别人都在捡谷惠子,她也是饱受小媳妇难做无米之炊的的难处,也到田里捡了一把,被老队长看到,把她大骂一屯,还当众打了她,其实他那种当众制止老婆不捡谷惠,一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二是要在众人面前起到带头作用。

    这个粗心大意的男人,本来就不知道心疼人,他老婆平常也是像个小媳妇一样低声下气地在老队长面前做人。但当众打她,她可能也是实在是伤透了心,当天晚上,她跳进大堰湾的堰塘里,虽然当时救了起来,但过几天还是死了,只记得她死后安葬完毕,有几个人串了一个麻杆梯子,一半放进水里,地半露在外面,堰边烧了一堆火纸,那时候我还小,母亲不让我走近看,只是对我说:“那些人是给队长老婆喊魂的,不然,她的魂魄永远在水里坐水牢!”我远远地听到她女儿对着堰里的水反复叫着:“妈起来吧,起来跟我回家!”传说,一直喊到梯子上爬起来一个虫子为止,一天喊不上来,就要连喊三天!实在喊不起来,就向堰塘的水中撒几把铁屎和炒熟了的菜籽,让她不再找替死鬼。就是若干年后,这口堰塘里还会再死一个像她这么大年龄的女人,她才能起来!

    老队长有好几天没来上工,也没有在生产队里大声吼叫,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从此既当爹又当妈地抚育着五个孩子。

    这件事之后,他的背不再挺拔,冬天里棉袄会开出一朵朵白花,脚上的鞋因为没有后跟更是啪得山响,走路总是低着个头,他肩上承载118口人的温饱和希望,还有五个未成年孩子的抚养,最小的一个好像还是嗷嗷待乳,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胡乱地将五个孩子拉扯大的。

   我十五岁离开故乡读书时他还是队长,高中毕业后回村时,他好像已不是队长了,是一个叫我们叫守强叔的人接替了他。从此,他在我拉脑海里慢慢淡去。

    一年多后我离开故乡后,再也没有见过老队长了,他后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也不得而知。今天想起他,是一位乡亲在我面提前到了老队长,他才在我脑海出现,不然,我也真不会再想起这位老人。

    是这些在人们心中留下深刻记忆的老人们,召唤我重走故乡那亲切的路,这些记忆中的老人,有可能已是古稀老人,您们是否还在那曾经人丁兴旺的村落里等我?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田园,故乡的一草一木,故乡的亲人,这些年里,我这位在外漂泊的游子,将自己放逐在一个人的孤岛上,活在自己的躯壳里,竟把故乡玩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手机号码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华人街

法国总公司:Sinocom sarl
地址:47 Rue de Turbigo,
75003 Paris,France
联系电话:(0033)-(0)144610523
意大利分公司:Sinocom Italia Srl
地址:Via Niccolini 29,
20154 Milano, Italia
联系电话:389-2345588
西班牙分公司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每周一至五9:30-20:00
咨询热线:603 309 699

扫描安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