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操作将在您下回登录时自动记录您的这次国家选择。如需重新切换,可通过切换国家完成。
楼主: hui2019

生命的意义——作者:蒋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生活糊楞了你,
马由吱声;
马由叽喳;
马由言串;
马由嘟囔;
马由挎求个脸。
你都跩到那儿趴倒,
也马由起来,
一直朝前面儿顾顿。
跟毛毛虫一样,
顾顿!
顾顿!
一直顾顿!
总有一天,
你会顾顿成,
葫芦包里的蜂子。
到时候一扑棱翅膀,
想咋飞咋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成为那种人

睡到自然醒,然后打开视界
望着天空信口开河

像条金毛狗,自以为是
操着湘西方言,大声地咒骂着

西兰花和油麦菜
喝一盅小酒, 吟哦唐诗
嘴上骂着毒妇孙二娘
坐到河边上

去钓亘古
我想成为那种人
摆摊于菜市口
日日夜夜,兜售萝卜和白菜

我想成为那种人
大块呷肉,大碗喝酒
冬天来了,青苔挨着黄历站着
没有人感到寒冷、饥饿与窒息

我想成为那种人
牵一头牛,走在向晚的田埂上
数着水田里的蛙声,一粒粒一粒粒

我想成为那种人
并不是日月异象,心生奇谲
满大街的行人
果实饱满,枝繁叶茂
我想体验一下我不是我的感觉
抑或是甘为人母、乐做人妻
只在今夜,不在明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爱你,趁年轻
-------------形影不离或不离不弃

就在我苦苦寻觅的日子里
你在时间桥头,绽放笑颜

我可以用很多形式留住这一瞬
一张照片,一幅素描
或者,一个记忆的点

如果你轻轻走来,我想我会
小心翼翼制造一份美丽邂逅
或许,我们可以牵手走过万年桥畔
收获一段爱情

再或者,可以牵手走过生命的点滴
但是,我的爱
爱你的心,要趁年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男,难也


独依床前
理想未果
信念难眠
想要回忆些什么
却被现实打乱
准备振作起来
却无力回天
本想此身谋一稳定差事
怀抱一平凡女子
得一顶力子嗣足矣!
难耐做一回男人
担待家庭伟任
承受世态之艰辛。
悔矣,恨矣,晚矣!

回想前世
为一弱小女子
谋以下九流之职
虽说一双玉臂万人枕
两片朱唇千人尝
却易得黄金万两
亦甚是羡煞为男子之快
无论达官贵人,凡夫俗子
皆无忧而来,快活而去
便默许来世愿做男儿之身
怎料男乃难也
   故泣之,死之,轮回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回
妻子当年到医院生娃时
楼上是产区
楼下是重症房
挺着临盆大肚子的孕妇
被阵痛折磨得
在走廊里用哀嚎打发光阴
为的是
能够顺产
否则
那紧绷的肚皮
就要像装上拉链一样
被哧啦的声响给拉开一道缝
她跩了十个月的子宫
才会在瞬间腾空
啼哭成为诞生的最好回应

接生者
有自己把握生命的绝招
从子宫里出来的娃
必须要以哭相报
不然
就有可能在眨眼间
殒命
医生的简单方式
就是抓起双脚
在倒拎中掴向屁股
那景象
就像提溜着剥了皮的赤兔
悬挂红艳艳的肉身
直到哭声响起
才算新生完成


重症区的病房里
哭声响起
竟然是另一番情景
它刚好是死的宣称


从妻子待产
到我捧着女儿跨出院门
这段时间里
无时无刻
不在遭受着哭声汇聚成的交响
上层的哭
是笑用欢快音符在弹奏
下层的哭
是死以悲哀慢拍在低吟
楼上楼下
用水泥钢筋
浇筑出楼板生硬冰冷的一横
成就了生死轮回的路程
上上下下
就这样在简单中延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少时花间戏嬉
逮了一只花蝴蝶夹在书页里
本打算送她
却没敢出手
这被尘封的往事
闲置高阁

那天搬家清理旧书
无意间翻出了它
它栩栩如生的样子,在飞翔
看着它,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唤我
鲜活了年少时的历历往事
那开满鲜花的山坡
像一幅美丽的画卷
缤纷了我的记忆

恍惚间,我还是那个懵懂的少年
置身花海
看着翩然飞舞的蝴蝶
满怀爱念
思慕心中暗恋已久的她
依然闪烁出年少时光灼热的韶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日子

对于我来说
日子不是过
当然也不是挨
是守

守着春夏秋冬
守着风霜雨雪
守着日回而月周的阴晴圆缺
守着对天下大事的不明不白
守着钱袋的随水消长
守着物价的见风涨跌
守着儿孙的高矮胖瘦
守着两鬓的渐渐霜白……


普通人
就该这样地守着,守着
守弱不争
在锅碗瓢勺的碰撞声中
手摇着扇子驱赶着
夏天的炎热
汗水浸透的背心上
也泼洒着
生活的图案

直到把人生守成暮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轮回

并非生性寡言
我更相信行动的说服力
我从没有在人前讲述
我们的秘密
可关于我们的花边新闻
还是在不经意中被风窃取


一场大水让我重回史前
我继续播种
我期待一次恰到好处的滋润
更期待阳光与温暖的接力
接着让一些事自然而然地发生
蝴蝶带来美好的愿望
蜜蜂在花间飞舞
包谷慢慢长大
成熟后我有滋有味地品尝
自己的汗水


其实我并不在意能收获多少
也不在意果实有多甜美
我只在意播种
我在播种庄稼的同时
也将自己种下
我看到在自然的雨露下
一个新的自己渐渐长大
每天行走在家与自然的路上
快乐无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活在我的眼里   
或匆匆一瞥   
或打个照面   
或视若无睹   
就这样一闪而过   
但在我的脑里和心里   
却怎么也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

你活在我的话里   
很偶然地碰面   
很礼貌地微笑   
很轻淡地问候   
很短暂地道别   
尔后可能没有第二次碰面
或者在彼此的手机里存上彼此的姓名号码   
哪天换手机了   
才发现曾经有这么一个人   
但脑海里已经搜寻不了名字主人的面孔了    

你活在我的脑里   
我们曾经相遇相识甚至了解熟悉过
也许我们经常坐在一起谈论理想
一起挥洒青春   
一起追逐梦想   
但渐渐地   
我们的步伐越走越乱   
距离越拉越远   
分歧越来越大   
最后   
我们迷失在自己的围城里   
你进不来我也出不去   
活生生地割断了我们的友谊
偶尔空闲的时候   
才想起曾经与你共同创造的回忆
淡然一笑   
便又不了了之    

你活在我的心里   
我们会常常联系   
聊聊枯燥的工作   
谈谈最近的情感   
说说身边的趣事   
约约难得的周末   
开心的时候第一时间与你分享
伤心的时候你总会静静地听我哭诉
我们是好姊妹   
也可以是好兄弟   
你的QQ说说、微博、陌陌、微信朋友圈更新   
我总是第一时间去回复留言
或者我们不常联系不常见面
但总会常常打听彼此的近况
一碰面时就又聊得不可开交
可能某个夜里   
梦乡也会出现你的音容笑貌
带着甜甜淡淡的笑容酣睡着
不经不觉里   
你已经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
扎扎实实地活在我的心坎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参加了一个平凡而又有点特别的婚礼
没有奢华的布境,也没有气势磅礴的车队
简简单单的

在女家,没有对开门利是讨价还价的热闹
在男家,也没有百般招势来耍乐新郎新娘
因为这对新人,都是聋哑人。
他们的朋友和他们一样,都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

新娘子很美。
1.68米的身高,婀娜多姿,她牵着高大帅气的新郎,
郎才女貌
亲友们纷纷谈及:很可惜,都不会说话.
我望着十指紧扣跟着老人家拜神的他们,很感慨
有什么可惜呢?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新人和他的朋友们,面露笑容的比划着,
他们的笑容中,明显让我感觉到的就是单纯的快乐着
听不到,说不出,或者令到他们没有受这样那样的污染
保持一颗纯洁的心灵

我是第一次如此近矩离的接触到这么多聋哑人。(新人夫妇都在聋哑人福利工厂工作,工友都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但我很佩服他们,可以如此从容的,面对旁人

小孩子们都很讶然的,站在他们的旁边
学着他们的样子,比划着
尽管家长一再喝令,不可以无礼貌,但是小孩子们仍然模仿着,哈哈乐着。
而他们根本就不在意.
依然,淡定

在此祝他们:以后的日子甜蜜,快乐,顺利,永结同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姑 妈
·天韵之润

姑妈老了
姑妈老了也好看
乡亲们都这么说

姑妈年轻时就没了男人
之后就像霜打的苦菜花
再也没有男人敢爱她了
都说姑妈她克男人
村里的人都这么说

其实姑妈也曾爱过一个男人
后来生下了我的表哥
后来那个男人进城做了官
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官人不爱吃苦菜粥了

姑妈忍饥挨饿将儿子养大
儿子变得很出息了
城里的老男人回村认了儿子
临上路那天姑妈没有流泪
村里人都说姑妈的命好苦呵

姑妈老了
老成了屋后的一堆新土
每年清明前后总有两个男人
一前一后的来去
—— 姑妈的坟又高了
村里的人都说
姑妈她这辈子没有白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殉情

春霞姐死了
春霞姐是投江死的
被江水泡了七天七夜
泡得不成样子
她就躺在村头的槐树下
父亲气得没让她回家
只在脸上盖了一块白布

而一起投江的癞痢
我们后来都叫他小孬子
在家里昏睡了七天七夜
醒过来时人就傻了
连裤裆门也不知道关上
一只软绵绵的麻雀总是从里面拖出来
见到大姑娘小媳妇就追着叫春霞
这几乎成了七里棚一道独特的风景

有一年我遇见了春霞的妹妹
长得和她姐姐一模一样
她说父亲九零年就死了
父亲临死才说对不起春霞
而癞痢也死了
还是死在江里
死后俩人总算埋在了一起

下葬那天村子里很热闹
大人小孩都来了
老人们说
七里棚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 伴 老 伴
       一
儿女们都长大
翅膀硬了飞天涯
留下我们老俩口
天天守着这个家
早上牵手逛菜场
傍晚并肩去溜达
老婆子洗洗衣服做做饭
老头子搞搞卫生养养花
闲下无事聊聊天
夜醒难眠拉拉呱
行影不离相厮守
晚年过得乐哈哈
       二
儿子他乡开爿店
缺少人手请老爸
留下老婆子一个人
天天守着这个家
孤孤单单发呆像
有钱不知怎么花
煮一次饭吃三顿
无滋无味胃口差
有回跌个大跟头
半天难爬没人拉
没有老伴真难过
叫老头子快回家
       三
女儿生个胖男娃
不要保姆求老妈
留下老头子一个人
天天守着这个家
转转悠悠像没魂
开门就把钱来花
老酒消遣成天喝
香烟解闷抽包把
衣被脏了叫人洗
饱饱饥饥旧病发
还是老伴陪着好
叫老婆子快回家
       四
不知斗过多少嘴
也曾打过几次架
小夫小妻不在乎
越老越觉爱无价
他腰疼了我来捶
我吃药时她倒茶
他真不能没有我
我也不能离开她
老伴老伴有所依
儿女伺候都是假
“少年夫妻老来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向菜市场
是为了买菜才改变生活规律,还是因为生活规律改变了,才揽了买菜这项家务活已弄不清楚。总之,早睡早起、买菜成了现在的习惯。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打开纱窗,站窗边吸几口清新的空气,让明净的天空驱走剩余的睡意,而后刷牙洗脸。如果时间还早就躺在飘窗宽敞的窗台上看几页书,如果差不多就出门买菜。
通往菜市场的水泥路,东西朝向,两边是整齐的民房。夏天太阳出得老早,六七点钟已是金光满地。我走在这条熟悉又新鲜的路上,年龄将近不惑,身上随意穿着散步时穿的T恤短裤,趿着拖鞋的双脚迈得缓慢,眼里充满了孩子般的对于生活的乐趣。

没到菜市场,便看见路边摊上卖花生的妇人跟我打招呼,今天也带点回去吧,是我老家的腔款,是熟悉的农家妇女表情,花生般纯朴。我本来可以回去时再买,却跟前几天一样,立刻就买了一斤。拿回家放点盐煮好,小孩特喜欢吃,就像自己小时候特喜欢吃奶奶种的花生一样。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向右拐就是菜市场了。入口处有许多水洼,我得小心翼翼跨过那些积水,才不至于把水甩到身上,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也是一种略带挑战的游戏吧。在菜市场里,大部分是中老年人,他们不快不慢地到处转悠着,如今我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吃了好几天肉,今天不准备买,但路过相邻的两张肉摊,还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平时夫妇的肉摊生意特别火热,隔壁那个瘦老头的则冷冷清清,今天却正好相反。于是满面的笑容跑到了瘦老头脸上,那对夫妇却换作冷脸相对,不时偷觑几眼旁边火热的场面,心里不知是嫉妒还是不屑。哎,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这几天江蟹大行其道,平时卖鱼的卖虾的甚至一位卖水果的老太婆都改行卖起了江蟹。我跟老太婆熟,每天去她家买玉米棒,让我买江蟹,我不放心,总觉得改行的这批人不专业。我盯着一家买,即使她家价格贵点,拿给我的东西倒是真的好,生手也只能借着长远的生意托信于卖家了。
但无论怎样,经验还是会一天天积累的。一次买芋头,找到一家价格便宜的看起来皮也去得比较干净的买下,拿到家里,母亲就问,这是现场去的皮吗?我回想起来,还真不是。母亲说,这些皮去的这么干净,说不定放了什么药水,以后别买了。后来路过那家卖芋头的摊位,发现一个个芋头干干净净放在水盆里,边上看不到除下的皮,心里就立刻明白了。于是去了对面一个摊位,一个老太婆正在给芋头刮皮,边上等着买客,问价格,比先前的要贵,但为了吃得放心我宁愿等宁愿多花点钱。

摊主有各种各样的,就拿话语来说,有的热点,有的冷点,有的粘点,有的干脆点,有的老是拿他的祖宗十八代做担保人,有的一言不合就让人别买。买菜的虽然大多是中老年人,这里面也有各种各样的脾气,温和的、急躁的,甚至我见到一个老头子每天都要吵上一架的。我在心里直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手里的菜多起来了,准备回去,但我还得经过一个卖千张、香干、豆腐类的摊位,买点豆腐回去,那是位漂亮的摊主,虽然年龄不小,虽然卖的是豆腐,但天生丽质,特别是那明亮的笑容,再阴郁的人,脸上的阴霾也要被驱散。当然我也只是小小的欣赏一下,毫无邪念。
    提着满满的两手菜回家,心里很满足。那时,没有梦想,没有欲望,没有生死,那时,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多年过去,伯伯们已经渐行渐远,当年他们肩扛锄头、去田间看水的背影,却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中。同是看水,我是观赏游玩、追求闲逸,继父他们则是专心事农、不离职守;我的心中蓄满的是诗意和遐想,他们的眼里则充溢了温饱与满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手机号码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华人街

法国总公司:Sinocom sarl
地址:47 Rue de Turbigo,
75003 Paris,France
联系电话:(0033)-(0)144610523
意大利分公司:Sinocom Italia Srl
地址:Via Niccolini 29,
20154 Milano, Italia
联系电话:389-2345588
西班牙分公司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每周一至五9:30-20:00
咨询热线:603 309 699

扫描安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