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 登录
华人街网 返回首页

xiejianyou139的个人空间 https://www.huarenjie.com/?489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圣诞节快到了大家圣诞快乐

热度 1已有 921 次阅读2009-12-8 17:42 |个人分类:圣诞故事

“你说,咱们怎么就这么郁闷呢?”阿飞在餐桌前发着牢骚,一边迷离的看着桌上的酒杯。

我呆呆的盯着饭店门前的水箱,水箱里有两只龙虾,在柔软的沙地上爬来爬去,有时候也会凶狠的互掐一顿,然而我脑子里总是回旋着一句话:“你们就像一对相爱的龙虾,老了以后,会用钳子手拉着手在水箱里散步。”

“散了吧,今天就到这,打扫完外面你们就回去吧。”大厨胖乎乎的脑袋从厨房里伸出来,抛出一句话。

“圣诞什么打算啊?”阿飞一边把扫把放回角落,回头看着我。
“打工吧,圣诞节不是给得比较多么?你呢?”我解着身上的围裙,油腻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孔。
“呵呵,打算陪陪女朋友,至少过完圣诞夜。”阿飞腼腆的一笑。
“你这是穷浪漫啊,一个个越洋电话这么打,不花钱还不花时间么?”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心想有追求的人日子过的果然不一样。
“你没有当然理解不了啊。”阿飞继续笑着,一副“你是无法理解恋爱中的人”的表情。
“我看得清楚,天天在网上,看一个个老大诉说自己失恋的故事,感觉恋爱都成了唯一的追求了,一个个都说,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可还不是一个个吃得好,玩得好,睡得好么?”我毫不留情的反击,发表“情侣去死”的言论
“得了,你纯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阿飞继续收拾,一边不忘还嘴。
“你是浪漫的人,我不是;你可以勒紧裤腰带买电话卡,我觉得,饭都吃不饱了就别残害人家青春年少的小姑娘了。”
“哈哈,臭小子,来一口,暖一暖。”阿飞递给我一瓶酒。
我看了看,捷克丹尼,算不上好酒,不过在这样阴冷潮湿的天气,暖暖身子很不错。
“谢了。”我喝了一口,把剩下大半瓶揣在了怀里。
“借花献佛。”阿飞坏笑了一下。
我也笑了笑,早就知道这小子是顺了饭店里的酒。
“走了。”我换上了大衣,准备出门。
“对了,圣诞这边可能缺人手,你也来吧,有红包的。”阿飞对我喊了一声。
“知道了。”我没回头,对着里屋挥了挥手,走出了大门。

水缸里的龙虾似乎睡着了。

风很大,似乎还下着小雨,饭店外面清新的空气让我忍不住狠狠地吸了两口,一阵寒冷灌入胸膛,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费力的揉了揉眼睛,一边随着人潮走向火车站。天又下小雨了,好天气就像钱包里的钱一样,少得可怜,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仿佛老天爷也正哭丧着脸看着我。
“别苦着脸了,莫非是你的中年危机么?”我对着天空比了一个中指。

11点20,走进火车站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顺便瞥了一眼: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短信。自己笑了一下,自嘲的想,谁会在大周末的找你呢?

察看了列车时刻表,下一趟回程的火车是11点50,还有一段时间,就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肚子已经饿得有些麻木,毕竟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动了动,从书包里拿出了餐馆的盒饭,站起身,想找一个能坐下吃点东西的地方。

忽然,旁边挤过来的一个中年男子撞在了我的身上,盒饭打翻了一地,汁水四溅;
我看着那个男人在我眼前大声的用荷兰语吼着什么,满口的酒气喷在我身上。看着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酒鬼,脑袋里浮现出的就是《西游记》里面那些个看着唐僧肉流口水的妖魔鬼怪。
我“啪”的一声从口袋里拿出纯黑色的折叠刀,在他眼前晃了晃:“麻烦您说英语。”

醉汉看见了刀锋的反光,愣住了,边上冲过来另一个男的拉住了那个醉汉,一边用英语不停的道歉:“对不起,他喝多了,很抱歉打翻了你的饭菜,我们会赔偿你的。”

“不用了。”我把刀慢慢地收回了口袋,看着他们不时还担心的回头看看我,我挤出了一个笑容,“圣诞快乐。”

看着坐回角落的两人,我微微一笑,“欺软怕硬”是我来了这里对外国鬼子的理解,赔笑的后果就是他们还给你鄙夷的眼神和得寸进尺,所以,必要的时候,就是狠狠地告诉他们,老子不是好惹的。

不过毕竟晚饭没有了,我颓然的坐回了自己的角落,抬头看了看列车时刻表,忽然,我看见自己等待的列车在时间这一栏写着几个大大的红字:取消。

等车的人群一阵的骚乱证明了我的不安,我挤到售票窗口,售票员用无奈的语气告诉我:
“铁路工人罢工了,他们反对在圣诞节前几天工作,今天晚上的列车能不能来已经是个未知数。”

我默默的回到角落,浑身无力的靠在候车大厅的柱子上,无法关紧的门里透过阵阵寒风,吹在我的脸上,身上,肚子却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叫唤了两声。

“这就叫饥寒交迫吧?”我无奈的把手伸进衣服,摸到了怀里的那瓶捷克丹尼。

一口酒下肚,果然,暖和了许多,仿佛边上人们的喧嚣声和抱怨的咒骂都随之消散,酒的气息暖洋洋的游走在身上,让人觉得四肢百骸一阵惬意,我把书包靠在背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猛地,从脖子里灌进去的寒风让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火车来了么?我迷茫的抬起头,候车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售票窗口也紧紧地关闭,我睡了多久了?我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
“Shit!”我低声咒骂了一句,揉了揉僵硬的双腿,走到了候车月台。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竟然飘起了大雪,月台上洁白的一片一片,在月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仿佛女孩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我解下围巾,坐在了月台上,看着洁白的月光,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

下一趟火车会是什么时候呢?我慢慢地从月光中回过神来,想着实际的问题,然而,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时间,没有人可以给个住宿的地方,甚至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我的等待有没有意义。

“嘭!”一阵大风刮来,候车大厅的门在我的身后重重的关上,我跑了过去,使劲拉了拉,发现是徒劳,我苦笑了一下,走到月台边,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从怀中拿出了那瓶剩下一半的捷克丹尼。

“还有半瓶呢。”一个乐观主义者的发言,很合时宜。

我打开瓶盖,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温暖再次游走在了全身,忽然,我似乎忘记了饥饿,眼前仿佛看见了肥硕的北京烤鸭,油嗞嗞的正在冒着香气;拿起刀一刀切下去,肉香合着肉汁满满的溢了出来,环绕在人的周围,不仅让人贪婪的多吸了几口;看着金黄娇嫩的鸭皮,就能想象到那爽快生脆的口感,一点一点的融化在口中。旁边是配料的黄瓜,葱丝和面饼,把切好的鸭肉沾好上等的面酱,用面饼裹着葱丝黄瓜,真正催发出了鸭肉的香味,却又不让人觉得油腻,只让人欲罢不能。

我刚要伸手去拿面饼,忽然,指尖的寒冷,让我回到了冷清的月台,月台上的灯光昏黄的照在地面的雪上,映着傻愣愣的我,伸着双手。

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拿起酒瓶,再次让温暖注入身体,这次,我看到了圣诞树,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在家里真正的看到过一棵圣诞树,它高高耸立着,上面的彩灯一闪一闪的,让我几乎没有办法直视,琳琅满目的礼物就挂在上面,大大小小的礼盒点缀着红色,蓝色,紫色的丝带,会是什么呢?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礼盒:长方形的,应该是最新款的sony mp3随身听;而那个厚厚的正方形盒子,会不会是刚出的iPhone呢?正好我也该换手机了;那个,那个最大的扁扁的盒子,里面一定是华硕的笔记本电脑。。。。。。
忽然,我的目光被圣诞树的顶端金色的光芒所吸引,我无法睁开眼睛,却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我仿佛着了魔一般,喃喃的念着,伸出了双手,想去看看,那金色的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

寒冷,饥饿;我回到了冷冷的月台,我赶紧拿出酒瓶,不多了,剩下的酒已经不多了,或许只有一口了,但是还有漫漫长夜要熬,可是我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就像一个瘾君子欲罢不能,我急切的想喝下着最后一口,再看看那些虚妄的温暖和快乐。

“妈妈,爸爸。。。。。。”我痴痴的看着,被拥在怀抱里的触觉绝对不是幻想,这样的真实,这样的清晰,还有家里熟悉的味道;我的那些狐朋狗友们正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呢,他们叫我快来一起畅饮,爸爸妈妈给了我鼓励的笑容,去吧,孩子;开开心心的玩一场,忘掉所有的烦恼,忘掉所有的不快,就在今天,就在现在;你会发现,生活多么美妙,多么温暖,多么让人回味无穷。。。。。。

去吧,妈妈轻轻吻在我的额头,孩子,圣诞节快乐。

我微笑,微笑。。。。。

第二天清晨,小镇Overijse的候车月台,一个男孩僵硬的尸体安静的躺着,左手是一个空空的捷克丹尼酒瓶,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uyan 2010-1-13 09:52
哈哈,新年都过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快速注册

CopyRights © 2007-2016 华通信息Sinocom SARL 版权所有 | 法律顾问: 林亚松 | 会计顾问: 捷顺会计事务所 | 意大利法律顾问: 郑帆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