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操作将在您下回登录时自动记录您的这次国家选择。如需重新切换,可通过切换国家完成。
查看: 1220|回复: 0

(不才诗歌)龙啊,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2 00: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街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人街。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龍啊,龍
梁瀧
龍啊,龍。
龍鱗和龍爪像是鐵爐裡紅的發黑的鋼。
鍛鋼人的後裔曾經說道:
紅的,是血,是又燙又腥的粕釀。
黑的,是骨,是寧折不彎的廢物。
紅與黑都是我靈魂的顏色,我還記得開始的那天,
我天地間最遠一處充滿色彩的惺忪地睜開雙眼,
蘆葦飛鴻,寒波不驚。松霜白霧,秋潭靜影。一切是那麼美好。
但逐漸的,我發覺自己失明了,我的眼睛只能看到紅色和黑色。
但有很多人在乎我。
紅色的天空時常對我訓誡,它說每當我長嘯悲鳴,我的血都會沸騰灼燒。
於是天空引導著捅啞了我的喉嚨,又捅聾了我的耳朵。它誘導我走向沼澤深處,那裡雖然冰冷又黑暗,但我不會被自己焚為灰燼。
黑色的崇山對我嗔笑,它說我的靈魂太過渺小,我啜泣地看著大山的腳,卻發不出聲。從嗓子裡摩擦出嗚嗚哀嚎。它命令我跪下,接著匍匐。似乎只有我五體匍匐才能瞻仰它的偉大。
我生於天地,但唯獨沒有家。如果有,那便是記憶中天地最遠處紅色和黑色並不明顯的那個地方。
我明白,龍都是一個個孤兒,一個既不屬於天空,又不屬於大地的孤兒。
鴻鵠在我頭上掠過,它目光指向遠方,高傲聖潔,它響遏行雲的啼叫宛若紅與黑真正的傳承者,我奢望地抬起頭,茫然地用寂靜回應。
有時鴻鵠也會湊近看看我傷痕累累的身體,搖頭把目光偏向別處,沒有憐憫,只是回避。
我終於廢了,沒有人在乎我了。
偏執地把新長出的,血紅色的龍鱗一片片拔掉。
瘋狂地用岩石磨平我曾烏黑鋒利的龍爪。
我向天空和群山承認著我大不敬的愚昧和罪行。
有天清晨,我做到了一切我能做的,那天一般的紅,那山一般的黑,終於進入了我的骨血。
從那天開始,我知道我不是一條龍了,我是幽暗沼澤裡的一條蛇。
沼澤裡的蛇漫無目的地組成著鋼鐵森林,擁擠而密密麻麻的靈魂像蛇群交配一樣雜亂無章地蠕動。
鴻鵠飛過,低頭看看丑類們的組合體,嫌棄地調轉方向。
我吐著信子,扭動著殘破的身軀,在灰色的雨中探頭看向我一開始遍抵達的遠方。那朦朧煙雨間,我仿佛看到了一條真正的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华人街

法国公司:Sinocom sarl
地址:47 Rue de Turbigo,
75003 Paris,France
联系电话:(0033)-(0)144610523
意大利分公司:Sinocom Italia Srl
地址:Via Niccolini 29,
20154 Milano, Italia
联系电话:389-2345588
国内:温州华人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温州市瓯海区华中院创业楼C313
工作时间:每周一至五9:30-20:00
咨询热线:0577-86691727

扫描苹果APP

扫描安卓APP

QQ|Archiver|手机版|华人街 huarenjie.com

GMT+2, 2022-5-26 00:37 , Processed in 0.089500 second(s), Total 8, Slave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管理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