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 登录
华人街网 返回首页

Sincere_TPOR的个人空间 https://www.huarenjie.com/?7775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任见:血战帕提亚,困死卡尔雷【原创】

已有 287 次阅读2018-10-18 10:42 | 任见, 原创, 罗马, 克拉苏, 帕提亚

血战帕提亚,困死卡尔雷【原创】

任见

01

克拉苏出生在一个富有的罗马人家。他的父亲是元老院议员,曾因军功在罗马城举行过凯旋欢迎大典。

马库斯·克拉苏是克拉苏家的第二个孩子,在罗马执政官马略和苏拉的权力争夺中,克拉苏为苏拉出了大力,跟着苏拉,从苏拉的大本营阿非利加打到罗马,取得了统治权。

克拉苏是个军事将领,也是个持家和增加财富的高手。

当时的罗马城,物资丰富,商务发达,走在街头,单看房屋,鳞次栉比,一家更比一家堂皇。更有意思的是,罗马城的房屋全是木结构的,木房子最怕失火,而人,告别了茹毛饮血的原始时期,喜爱的就是个火。

具体地说吧,木房子总是失火,尤其是老房子失火,非常厉害。

02

克拉苏站在豪华的庭院里,仰头看着西方的天空。

彩霞在遥远的天边燃烧。

忽然一个心腹人士跑来报告,尊敬的克拉苏先生,莎贡街101号失火了!

克拉苏说,哦,失火了,带我的消防队,去现场。

马库斯·克拉苏出资,组建了罗马第一支消防队,哪里失火,克拉苏和他的消防队就出现在哪里。

失火了。大火噼里啪啦烧得房主心疼啊,快点扑救吧!

不救。先说事情。

来来来,克拉苏的心腹们跟房主谈判。贵房屋眼看要化成灰烬了,劝你赶紧卖掉它,还能有所获得,否则一会儿就烧完了。

另一拨心腹找来失火人家周边的邻居,邻居也着急得跳脚呢,劝他们卖掉处于火灾危险中的房屋。

于是,失火房屋的房主,即将失火的房屋的房主,都在恐惧不安中,急急忙忙地以极低的价格将房屋出售了。买主者谁?马库斯·克拉苏先生。

03

克拉苏的消防队买下房屋之后开始扑火,一会儿就扑灭了。

就这样,克拉苏获得了数以千计的房子和住宅。

克拉苏坐在自己宏伟的官邸里,听手下干将汇报,现已有三千八百座房屋了,说,出租,继续出租嘛。

罗马近郊有座别墅,正位于克拉苏常常经过的道路边。克拉苏常常去哪里?他还拥有很多银矿,他得去视察那些企业。

美丽的别墅属于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且没有失火,也总不失火。

别墅太诱人,不失火也要买下来。

克拉苏让停车。下了车,手执一束野花去桥别墅的门。

美丽的女人开门,克拉苏说,你好,美丽的人,你瞧,路边的鲜花开了,请允许我送给你一束花。多么鲜艳啊,太般配你了。

美丽的女人说,你看看我的院子里有多少这种小花,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收下你的心意。

克拉苏说,是的,你的院子里很多花,可是也有乱草,是不是缺少人手啊,我派人来给你做园丁好啦。

谢谢,不用。美丽的女人说。每个月整一次,我会找到人的。

04

哦。好热的天,好热的春天的上午,你能请我喝点什么吗?

美丽的女人说,好的,请进。

外面路边,克拉苏的马车、马车夫和随从人员在大橡树下休息,等候。

在古代罗马,马库斯·克拉苏是个绝对的富翁,他有无数多的金币,无数多。

克拉苏吝啬,但有时候也极其慷慨、极其和蔼。他经常借钱给朋友而不收利息。当然借期一满,若未归还,他是要逼债的。

克拉苏经常找个由头,在家中摆设盛宴,款待平民百姓。

平民百姓走在街上,不论他的地位多么低贱,只要向克拉苏打招呼,克拉苏都能叫出对方的名字。

克拉苏不是一个忠实坚定的朋友,也不是一个冤仇难解的敌人,一旦涉及他的切身利益,他可以毫不迟疑地摆脱个人恩怨。

克拉苏,他更像一个商人,善于收买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尤其是人心。上到元老院,下到最底层,他都拥有无数的债务人与支持者。

05

克拉苏是罗马权要,另外两位权要是庞贝和凯撒。他们结成了同盟。

庞贝年老,凯撒比克拉苏年轻。克拉苏将赌注押在凯撒身上。

入夜,烛光辉映下,奴隶主狂欢晚会开始了。

客人们在门口脱鞋、洗脚,女奴隶过来了,端来了香水,奴隶主先愉快地嗅闻香水,然后在香水里洗手。

女奴隶领着他们,为他们安排座位。

在座位上,奴隶主们斜倚着靠垫,拿手抓取前面案子上的菜肴吃,菜肴早就摆好了。

葡萄酒是宴会中不可缺少的饮品。

女奴隶们的歌舞开始了,奴隶主们高高地举起圆柱状的雕花酒杯,互相招呼着,一饮而尽。服务的女奴隶马上给他们的杯子再度盛满。

凯撒和克拉苏分别坐在两处豪华的座位上,周围簇拥着男男女女。

06

调酒师以细颈双耳罐调酒,不停地更换葡萄酒的添加物。蜂蜜、松脂、石膏粉、石灰等,匪夷所思。

往葡萄酒里添加作料不单单是为了改善口感,夸张的是,加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酒浑浊了,变色了,他们感觉饮用起来别具风情。

奴隶主们大声地打饱嗝,以示对宴会菜肴的喜爱。

太好吃了,太好喝了,噢耶,噢耶,小美人儿,你太美丽了,太漂亮了!现在,酒里边要加什么了?大理石粉?大理石粉加胡椒粉?太刺激了,快来呀……

奴隶们各自发挥,朗诵、演唱、乐器表演、舞蹈或杂技展示,愉悦客人,人们也渐渐地在晚会现场走动起来,气氛热烈而混乱。

有人聚在一起游戏,抓阄,抓骨片,上面有数字,抓到几就喝几杯。

更古老的时期,女人喝酒是被禁止的,但现在女人也可以喝酒了。

克芮亚是克拉苏的小情人,美丽而风骚,她看到克拉苏半醉的模样,起身给克拉苏一个吻,端着精致的小酒杯走进了上流阶层女性的游戏圈子。

那是谁?凯撒。没错,政治家、大元帅凯撒。

07

凯撒历任罗马财务官、祭司长、大法官、执政官、监察官,如今是元老院正式授权的独裁官,万人之上,关键是,他比克拉苏年轻,正受着苏拉的重用。

凯撒醉得满脸通红,只看到克芮亚的美艳与风流,他说,克芮亚,我又看到你了,让我心动的克芮亚,来,碰一杯。

克芮亚靠近凯撒,与凯撒碰杯。

在混乱的人影中,凯撒趁机搂住克芮亚纤细的腰肢,低沉而热烈地说,克芮亚,跟我,到楼上去,再喝几杯……

远处的克拉苏看到了凯撒与克芮亚的动静,他震动了一下,势欲起身,但很快抑制了自己,恢复了原有的姿态。

凯撒和克芮亚转出人群,从一个小楼梯登了上去……

克拉苏紧握拳头,心里盘算,未来,长远的未来是最重要的。

当时,罗马帝国的疆域极其广大。

08

西边,今天的西班牙、法国以及不列颠都纳入了帝国版图,北边,打到了莱茵河、多瑙河一线,莱茵河以北、多瑙河以东的广大领域,是蛮荒的草原,生活着四处游牧的日耳曼人,没有什么利益可图。

南边呢?罗马帝国已经占领了埃及,占领了地中海南岸的整个北非地区,直布罗陀海峡也拥有了。再往南,是撒哈拉大沙漠,没有价值了。

只有东边,帕提亚,帕提亚帝国,再往东,遥远、广大无比。向东,在世界的尽头,有个海边东国,他们自称东方汉国,神秘极了。

征服帕提亚,越过帕提亚,是罗马帝国的神圣使命啊。

传说,帕提亚帝国富甲天下,皇宫中藏金不计其数,比之我克拉苏地窖中的黄金不知多多少倍。

征服帕提亚,还可以带来显赫的战功和无尽的荣耀。

09

马库斯·克拉苏累计积攒的财富多不胜数,他狂妄地声称,凡不能自费组建一个军团的都是穷人。

而此时的克拉苏已经年届六十,再不取得战功和荣耀,恐怕就没机会了。

在克拉苏的心中,帕提亚不过是早晚会被他征服的蛮族异邦而已,几个月,战争就能结束,即可得胜回朝,接受欢呼了。

罗马元老院任命克拉苏为叙利亚行省的总督,批准了克拉苏推动帝国东扩的军事战略。

克拉苏忘乎所以,他计划攻取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深入伊朗高原,犁庭扫穴,荡平帕提亚之后,扬言要乘势一路远征,打到巴克特里亚与印度。

叙利亚位于罗马和帕提亚接壤的地方,这里还有巴勒斯坦。

罗马帝国的东部边疆,地中海沿岸的狭窄平原,气候温暖湿润。

10

紧邻沿海平原的是一组南北向的山系,其中的黎巴嫩山脉高达两千五百米。

越过山脉,便看到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上游了。广袤平坦,但是荒漠连片,仅有少数绿洲点缀其间。

渡过幼发拉底河,向东跋涉五十公里,便是卡尔雷古城。

公元前54年,十一月,在苏拉的支持下,马库斯·克拉苏组织远征军了。

四万大军,由七个军团组成。但克拉苏的兵源素质相对较差,许多来自罗马占领不久的区域,如卢卡尼亚、阿普利亚等地,这些地方几十年前还高举着反对罗马的战旗。

克拉苏求胜心急,不顾冬季危险的海况,强行驱军渡海,抵达希腊,而后自赫勒斯滂进入小亚细亚,抵达叙利亚行省。

抵达叙利亚行省之后,克拉苏带领尖头部队去帕提亚骚扰了一圈,占领了一两个小城市。

克拉苏扫荡了帕提亚的若干地方,取得了一系列小胜利,留下八千人的守备部队驻扎新近攻取的城市,将大军带回叙利亚行省越冬,等待他的儿子小克拉苏的到来。

11

小克拉苏是一员年轻而勇猛的战将,率领一千精锐骑兵前来增援。

在叙利亚休整期间,克拉苏一如既往地大肆聚敛金银财宝,士兵也很快放松军事操练,全军上下一派凯旋而归的做派,似乎轻松攻取几座附属于帕提亚的小城就意味着必然击败帕提亚帝国一般。

罗马帝国曾经占领了亚美尼亚和卡帕多西亚。在他们眼中,帕提亚人会和亚美尼亚人、卡帕多西亚人一样,早晚要匍匐在罗马人的脚前。

然而留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守军对敌人的看法却迥然不同。

随着天气回暖,帕提亚人逐渐休养过来,开始反击。

惊恐万状的守军派情报人员冒死突围向克拉苏禀报了可怖的帕提亚袭击。

他们追击时,没人可以逃脱;他们逃跑时,谁也无法捕获。你尚未发觉敌军踪影,奇怪的兵器便射到面前;你未曾看清谁在射击,那兵器便洞穿了所有障碍。他们的重装骑兵,有的坚不可摧,有的无人可挡。

克拉苏不以为意,以前又不是没打过交道,夸大之词,败兵借口。

12

亚美尼亚国王阿尔塔瓦兹德二世来到马库斯·克拉苏的营中拜见。因为期望借助罗马力量削弱帕提亚,减轻东方威胁亚美尼亚已经是罗马的忠诚盟友了。

阿尔塔瓦兹德二世带来六千骑兵,并表示,他愿意再派出一万铁甲骑兵和三万步兵参与作战。

阿尔塔瓦兹德二世明显过于夸张了,但他鼓励克拉苏出征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同时,阿尔塔瓦兹德二世建议克拉苏率领大军北上,取道亚美尼亚境内山地,然后南下,直接进攻帕提亚帝国的冬都泰西封。

阿尔塔瓦兹德二世说,帕提亚的骑兵很厉害,走亚美尼亚,军队所过全是山地,帕提亚骑兵优势难以施展。

老克拉苏对亚美尼亚国王颇为热情,但他傲慢地眯着眼,仰着脸,半天,说,绕什么道,没必要,你那些山路,崎岖难行,补给车队、攻城器械和大量辎重没法通过,河流多为咸水,无法饮用,再遇上帕提亚主力部队抵抗,不就被动了。我要横穿美索不达米亚,长驱直进。

13

帕提亚皇帝奥罗德斯二世获悉克拉苏入侵的情报,立即召见年轻的军事统帅苏莱那斯。

奥罗德斯二世决定自己亲率大军北上收拾亚美尼亚,阻止阿尔塔瓦兹德二世驰援克拉苏。他留给苏莱那斯不足二万的精骑,命苏莱那斯尽可能地拖住克拉苏,直至自己解决了亚美尼亚人,再赶回来与他会合,与克拉苏决战。

苏莱那斯出身名门贵族,受过良好的军事教育,时年三十岁已经是帕提亚最杰出的军事将领。

苏莱那斯在才干、勇气、体魄和容貌上都堪称翘楚,他一头卷曲的辫发,容貌宛若女子,然而又不失英俊。

苏莱那斯战功显赫,威望极高。他擅长利用地形,作战计划缜密,指挥合成部队得心应手。

苏莱那斯仔细研究过罗马军队的战术,有针对性地训练了他的骑兵,使他们知道在与罗马交战的时候,何时进,何时退,何时集结,以及何时分散。

14

苏莱那斯未打算按照奥罗德的设想行事,他决定以自己手中的这支精锐的骑兵部队直接和克拉苏的主力决战,消灭他们。

面对来势汹汹的罗马军团,苏莱那斯定下了诱敌深入的策略。命令西部地方军队,一旦遭遇克拉苏的主力,便佯装向内地逃逸。

春天,老克拉苏挥动大军前进了。

连续几个月,帕提亚军队一触即败,不断逃跑,罗马远征军咬住不放,紧追不舍。

长驱直进,如入无人之境,数月都没有见到过帕提亚的主力。

克拉苏不断催促自己的军团急行军,终于在盛夏之际渡过幼发拉底河,冲入一望无垠、无树无水的荒漠之中。

大部队在高温干燥的环境下,长时间急行军,干渴难耐,疲惫不堪。

罗马军队实在缺乏荒漠进军经验,而庞大的人员总数也令原本足够使用的水源迅速消耗一空。

罗马士兵抱怨,指责,他们原先误以为行军路上到处是奔流的泉水、阴凉的树丛、休憩的浴场和客栈,而现实是极为残酷的。

更重要的问题是,攥足了劲,不见敌手,眼看士气在一天天地泄下来,让人恼火之极。

15

离开荒漠后,克拉苏大军来到平原和山地间的过渡地段巴利索斯河谷。

巴利索斯河自亚美尼亚山地奔腾而下,河谷地带肥沃富饶,产生了不少名城大邑,位于东岸的卡尔雷便是其中之一。

公元前53年,六月九日,罗马侦察部队在卡尔雷附近遭到帕提亚游骑的突然袭击,败逃回营向老克拉苏汇报,前方出现大量帕提亚军队。

老克拉苏欣喜无比,立即下令大军在正午时分迅速渡河,顺着帕提亚人的出现踪迹继续追击,最终来到卡尔雷城以东一块凹凸不平、植被葱郁、利于部队隐蔽的土地上。

克拉苏按照步兵野战惯例,展开战斗队形。

七个军团的步兵一字排开,骑兵部署于两翼,以防帕提亚人迂回攻击,跑到他的阵线之后。

但是,克拉苏很快便发现帕提亚军队自四面八方涌现出来,很多一出现就在他的大军的后方。而且,帕提亚骑兵根本没有固定的阵形,令人眼花缭乱。

16

克拉苏意识到自己中了诡计。

不过,克拉苏并不慌张,他自知在兵力上据有优势。

他重新部署,将四万大军组成一个庞大的空心方阵。

罗马方阵,又叫乌龟阵或鱼鳞阵,密匝匝的,每一侧的防线由十二个营的重步兵组成,中央包裹的为轻步兵,骑兵和辎重。

克拉苏的骑兵尽管少,也还是可以用来冲击敌人的,他将自己的骑兵藏起来显然是个错误。

老克拉苏方阵的两翼,分别由小克拉苏和副官卡西乌斯指挥。

帕提亚军队鼓舞士气的办法是巨响的战鼓。

苏莱那斯发出开战的命令,数千面皮鼓被帕提亚军队猛烈擂响。鼓声似野兽咆哮,又似闷雷轰鸣,阴沉恐怖,震人心魄。

罗马军向来使用号角与喇叭,未曾经历如此规模的擂鼓场景。他们尚未从鼓声中回过神来,帕提亚军遍地展开鲜艳夺目的巨大战旗。

17

在隆隆的战鼓声中,鲜艳夺目的各色战旗如水一般疯狂卷动,气势恢弘而又诡异可怕,令从未经历过这等阵势的罗马士兵倍感恐怖。

而此时此刻,帕提亚重装骑兵忽然脱下拉风的罩袍,露出鱼鳞般的甲胄,发出如火焰般耀眼的辉光。罗马人这时才意识到对手的骑射装备竟然出乎意料的精良。

苏莱那斯精心策划的开战鼓声和开战旗阵,有效地挫伤了罗马军队的士气。

老克拉苏观察到帕提亚骑兵后,命重装步兵收缩防御,盾牌连环重叠掩护。

苏莱那斯见罗马人并未望风溃逃,立刻下令重装骑兵后撤,已经迅速展开的骑射手当即前进,将大方阵包围起来。

老克拉苏命令本来数量不多的罗马轻装步兵走出方阵反击骑射手,却遭到帕提亚军猛烈的箭雨狙击,被迫放弃冲锋,退回方阵。

帕提亚弓箭射速奇快,杀伤力极强,第一回合,罗马军队损失惨重。

18

骑兵的惨状令盾牌和甲胄保护下的重装步兵更感惊恐,他们意识到面对的是前所未见的劲敌,即将应对的,将是少有的恶战。

苏莱那斯也发现罗马方阵相当厚实和稳固,于是下令回兵。

老克拉苏再次命令轻骑兵和轻步兵一齐追击。但他们没走多远便被苏莱那斯骑兵的乱箭射了回来。

数以万计的帕提亚轻骑兵几乎已经将罗马军团的大方阵团团围住了,他们无论进退,还是横向运动,始终跟罗马军团的方阵保持三十到五十米的距离。

帕提亚轻骑兵飞快地放箭,努力将箭镞以最大的力量射给罗马士兵。密如飞蝗的箭雨从四面八方倾泻到罗马人的防线上。

号称重装厚甲的罗马士兵很快便领教了东方弓箭的威力,木制盾牌在强大的箭雨攻势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给利箭蹭蹭地穿透了。很多利箭穿透盾牌,将罗马步兵挽盾的手钉在了盾牌上。

19

帕提亚人是马背上的民族,他们培育出了非常优秀的马种。

帕提亚马不如欧洲马高大,但是强健有力,速度快,耐力好。帕提亚马从小就接受小步快跑的训练,跑起来又快又稳,所以帕提亚人策马疾驰时仍然能够非常准确地开弓射箭。

帕提亚回马箭非常厉害,帕提亚人快速退却时可以在马上回身射箭,其准确程度丝毫不受影响。

欧洲的弓是一根直木棍做成,取材通常用弹性好的紫杉木或柳木。他们不用的时候不上弦,以防止材料过度疲劳。

帕提亚弓则是老榆木、牛角和牛筋等用鱼鳔胶紧密粘合做成的。帕提亚弓,从弓背到两端弧度渐缓,最后再将弓反向弯曲装上弓弦,是为反曲弓。

帕提亚反曲弓的形状和欧洲弓截然不同。前者是一个完整的弧形,后者则有两个弧形,在中央握把处内凹,整个弓的形状宛如双峰骆驼背部的轮廓。

反曲弓力道异常强劲,射程可达三百米之远,在五十米距离内能够射穿鳞片甲,欧洲弓箭无论在射程还是穿透力上都望尘莫及。

20

帕提亚兵士全在马背上,主要武器自然是弓箭,其次是一柄长刀。

帕提亚轻骑兵只着轻便的革胄,以保证其高度的机动性。轻骑兵采用游击战术,通常不和敌人短兵相接,而是保持一定距离以飞蝗般的箭雨削弱敌人的战斗力。

帕提亚重装骑兵称为铁甲部队,身穿鱼鳞般的甲胄,其中头盔和胸甲为整块精钢打造,其它部位是鳞片甲或锁子甲,一个造型凶恶的金属面具将脸部遮掩,坐骑的铠甲多为青铜质地的鳞片甲,覆盖全身,长及马膝。

老克拉苏的罗马军团,以步兵为主,重装厚甲,有青铜或铁制头盔,虽然防护到位了,但他们在沙漠地区烈日的烘烤下不得不忍受军装之内可怕的高温。他们太难受了,称自己为火炉兵,其热可想而知。

罗马军团的基本组织单位是百夫队,士兵的标准装备是三支标枪和一支短剑。标枪长约两米,距敌阵二十米可以投掷,短剑半米长,用于近身作战。

21

常常是,罗马士兵投出标枪后,就手持短剑冲向敌阵,和敌人格斗。格斗动作简练有效,通常是左手挽盾抵住敌人,右手持短剑从盾牌下面猛刺敌人的腹部,比挥剑砍杀致命得多。

罗马步军和帕提亚骑兵作战,优劣情形稍加分析便可知晓。

罗马军队最想和敌人近身格斗,但帕提亚骑兵根本不给他们格斗的机会。如果罗马步兵攻击,帕提亚骑兵会立刻退却,同时以回马箭继续杀伤罗马士兵。

罗马步兵后退时,根本无法抵挡帕提亚骑兵的箭雨。

如果罗马士兵坚守不出,也只能被动挨打,越来越多的士兵被穿透盾牌的利箭杀伤,失去战斗能力。

老克拉苏终于按捺不住,命令儿子小克拉苏率领五千轻装步兵一千轻装骑兵出击,不惜一切代价打破帕提亚人的围困。

22

看到小克拉苏的部队冲出来以后,帕提亚骑兵停止射箭,全线退却。小克拉苏军大受鼓舞,紧追不放,渐渐远离大部队。

这时,帕提亚铁甲骑兵突然出现在周围,将小克拉苏军团团围住。

罗马士兵本能地聚拢在一起。帕提亚轻骑兵开始向罗马的人堆倾泻箭雨。罗马步兵纷纷中箭,翻倒在地。

在帕提亚箭雨强大的攻势下还能勉强站立的步兵则是双脚都被利箭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帕提亚铁甲骑兵开始冲锋。他们排成紧密的行列,横扫罗马军的阵地。

罗马军中的轻骑兵都是高卢人,悍勇异常,在坐骑几乎都被射死的情况下依然徒步迎上,有的抓住帕提亚人的长矛,生生将其拖下马来用短剑刺死,有的则窜到帕提亚人的马下,猛刺其马腹。

然而英雄的高卢人终究不能挽回败局,罗马军很快便覆没了,小克拉苏也英勇战死。

23

克拉苏这时虽然焦虑,却也并不慌张。他注意到帕提亚人放箭的速度,以为他们的箭过不了多久便会用尽。

但老克拉苏随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看到远处有数千头骆驼,满载着帕提亚人的箭镞,源源不断地走来。

胜利的帕提亚人将小克拉苏的头砍下来挑在长矛尖上,向老克拉苏示威。

老克拉苏心如刀割,痛不欲生。

但是,战事吃紧,老克拉苏必须强自镇定。他下令罗马士兵一齐怒吼,以壮声势。

罗马军团士气低落,吼声有气无力,如同哀鸣一般。

接下来的战斗还是先前模式的重复。帕提亚轻骑兵用弓箭削弱罗马人的防线,然后铁甲骑兵冲上来扩大战果。

那些身中数箭,痛苦不堪的罗马士兵扔掉盾牌,迎着波斯人的长矛而去,以求速死。

24

在罗马方阵中,盛夏的高温和逼仄的空间令罗马人倍感难受,毫无间隙的激战更让他们饱受饥渴之苦,许多人甚至活活渴死。

所幸夜幕渐渐降临,暂时拯救了残存的罗马军队。

激战导致帕提亚军的长矛折断不少,许多弓弦也因反复拉伸变得松弛起来,连庞大的弓箭储备都被消耗到危险水平。

苏莱那斯命令部队择地露营,与罗马军队保持一定距离,以防夜袭。撤退之前帕提亚人大声宣称,给老克拉苏一个夜晚的时间去哀悼战死的儿子,并建议罗马统帅主动去面见帕提亚国王求和,省得到时候被生俘押解过去。

夜晚来临,克拉苏明白胜负已定,是赶紧撤退的时候了。为了保证撤退速度,他不得不下令将无法走动的五千多重伤员遗弃。

罗马部队打算趁夜悄悄离去,但是重伤员们得知被抛弃,顿时哭喊,怒骂,哀求声大作,让撤退的罗马人胆战心惊,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生怕帕提亚人追上来。

25

所幸帕提亚人不习惯夜战,没有追赶,让罗马人安全撤退到卡尔雷城。

罗马军队中的轻伤员捡到了许多帕提亚彩色丝绸旗帜用来包扎伤口,他们第一次见到了丝绸这种神奇的织物,像女性皮肤般光滑,像清水、像月光一样透亮,像彩虹似的艳丽夺目。

天亮以后,帕提亚人来到罗马军队的营地,将留下的五千伤员全部杀掉。

这时有谣言传来,说老克拉苏在轻骑护送下,已经逃回叙利亚,卡尔雷城里只有他的几个将领和余下的步兵。

苏莱那斯担心自己最大的猎物跑掉,立刻派人赶到卡尔雷城,要求面见克拉苏,诈称苏莱那斯有意和谈,要求约定时间和地点。

老克拉苏不知是计,亲自接见了他们。这几个人立刻回报苏莱那斯,告诉他克拉苏仍然在卡尔雷城。

26

苏莱那斯马上领军赶来,将卡尔雷城围得水泄不通。

缺水少粮的罗马人不得不强行突围,结果老克拉苏在突围中被俘。

罗马人的四万大军只有大约一万人逃走。据说,有一批罗马战士逃错方向,最后成了一些东方小国的雇佣兵——香港人闲着没事,以这个为题材编了个电影《天降雄师》,还是动作片呢。

老克拉苏在被俘后,被帕提亚人用熔化的黄金灌入口中后惨死。

帕提亚皇帝奥罗德斯二世去进攻亚美尼亚,恐惧的亚美尼亚又回身和帕提亚结成了盟邦,亚美尼亚国王阿尔塔瓦兹德二世听说罗马人失败于苏莱那斯,进一步与帕提亚结好,将妹妹嫁给了奥罗德斯二世的儿子。

苏莱那斯的信使抵达亚美尼亚的时候,亚美尼亚皇帝阿尔塔瓦兹德二世正在请帕提亚皇帝奥罗德斯二世观赏希腊悲剧,剧情是一个英勇的战士被蛮族杀害后,战士的母亲抱着他的头颅走上舞台。

演员上台后,大家发现她怀中抱的是罗马军团总司令老克拉苏的头颅……

任见:著有《帝都传奇》(10卷)《三代演义》(4卷)《浪漫国度》(6卷)《西欧封建制》(2卷)《见识大革命》《重新认识十字军》《丝路密码》(2卷)《中原移民史话》《巫文化诠讲录》等书籍80余种3000余万字,有北美版、台北版著作约10种,在美、德和国内多家报纸开设过文化专栏,曾有院线公映电影及供央视电视剧,另有大量文化、书画、雕塑、建筑、园景评论和中短篇作品。。

阅读 36296

精选留言

写留言

9语晨

好精彩的的大戏!见哥为我们演绎了一场有声有色的历史传奇。《天降雄师》我在影院看过,原来是见哥这篇传奇的续篇啊。赞见哥,辛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快速注册

CopyRights © 2007-2016 华通信息Sinocom SARL 版权所有 | 法律顾问: 林亚松 | 会计顾问: 捷顺会计事务所 | 意大利法律顾问: 郑帆律师事务所